★無牌密醫每天吸引近百患者 竹科工程師「搶當學徒」★長期重西醫、輕中醫發展 監察院5日通過糾正衛生署中藥房會從台灣人的生活中消失嗎?杜特蒂罹病找台灣名醫?週刊爆:中醫配方調養★老祖宗智慧 美軍應用中醫針灸來止痛★台灣製的川貝枇杷膏紐約爆紅 售價最高一瓶2000元★曹操頭痛 邱文達把脈草鞋催生、尿桶治霍亂!「本草綱目」超狂藥方這裡看得到★「藥神」與「神棍」★兒女買龜鹿二仙膠幫母補身 雖孝順卻險害母喪命★★★★★★★★

 

***-----------------------------------------------------------------------***
★評分不公// 中醫特考落榜 纏訟7年翻案
摘錄自:2013/01/18 自由時報【記者楊久瑩/台北報導】遲來的正義,算正義嗎?足足等了七年,考試院終於還給十位九十五年中醫師專技特考生一個公道,不但正式公告、補行錄取,考試院長關中並為此公開道歉。
《正義遲來 特考補錄取10人》七年前,因為差○.○五分落榜的施明財,以及差○.八二分就錄取的歌手葉蔻(本名陳懿琳)昨天得知自己終於上榜,都不敢置信,頻頻問記者:「真的嗎?」多位考生都表示,不排除請求國賠。
民國九十五年,參與中醫特考的應考人葉蔻及施明財等人,落榜後質疑應試科目「中醫方劑學」及「中醫眼科學與中醫傷科學」簡答題,有兩題評分不公,提起訴願,要求重新閱卷,歷經五次訴願與兩次行政訴訟,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於去年十一月做出判決,要求考選部應在兩個月內依參考答案,重新評閱試卷另為處分。
考選部長董保城昨坦言,過去法院對考試評分訴訟,多表尊重,這次法官高密度介入審查相當罕見,考選部邀集學者專家研商後,決定尊重台北高等行政法院的判決結果,不再上訴。
《葉蔻答案全對 只給了5分》高等行政法院詳查葉蔻等考生的答題考卷後,發現閱卷老師的給分漫無標準,葉蔻的答案與命題老師提供的答案完全一樣,理應得到滿分十分,閱卷老師竟只給了五分;有的考生答錯一個,竟拿到九分;但是同樣答錯一個,有人則拿到六分;有人同樣完全答對,卻得到六分。重新閱卷給分也同樣一團混亂,看不出標準何在。
由於國考考卷通常只保留一年,要不是葉蔻當初向法院聲請扣押所有考卷,閱卷委員亂給分的真相還未必能夠公諸於世,葉蔻昨痛批,國家考試有太多黑箱作業。
《關中道歉 盼考選部獲教訓》關中昨天特向「纏訟多年」、受盡委屈的考生施明財、葉蔻等人公開道歉,希望考選部從本案中得到教訓,避免再發生評分不當的問題,確實保障應考人權益。
董保城強調,會以此案例提醒閱卷老師謹慎給分,命題老師提供的參考答案要更明確詳實。為此,考選部已將命題老師的費用從三千五百元提高到六千五百元。
考選部昨天公告補錄取的十人中,已有兩人後來考取了中醫師,實際補錄取的其實只有八人,考選部將會重新寄發結果通知書,錄取人員須再經一年六個月訓練,期滿成績及格才發給證書。中醫師特考已經於去年取消,昨新增的八位錄取者,將是國考史上「後無來者」的最後上榜生。
葉蔻等人打算請求國賠,董保城說,請求國賠是人民權利,考選部尊重。至於後續是否擔心及格邊緣考生狂提訴願及訴訟?董保城說:「會擔心,但無法禁止。」
******
★煎熬7年 葉蔻等到中醫資格
摘錄自:2013/01/18 自由時報【記者楊久瑩/台北報導】一會兒喜極而泣、一下子又與姊姊抱頭痛哭,七年來持續為圓中醫師夢而努力的歌手葉蔻,昨不敢置信天公真的疼憨人、小蝦米真能打贏大鯨魚。她語氣激動說著:「考生真的好弱勢,國考有太多黑箱!」
《五次訴願終成功 又哭又笑》從民國九十二年開始參加中醫師特考,一路歷經五次訴願與二次行政訴訟,當同樣提起訴願的考友施明財心力交瘁決定放棄時,葉蔻仍堅持到底。花了7年等到這一刻,一大疊卷宗都已經泛黃,不難想像這一路的漫長,逆轉關鍵是因為閱卷標準。葉蔻:「我記得最後一關的時候,我跟蘇律師說,我不要告了,好累哦,因為精神折磨、金錢折磨。」
《嘆考生弱勢 有太多黑箱》台灣受挫後,她轉進中國,取得中國中醫師執照,可在中國各省執業,目前還在北京中醫藥大學就讀博士班二年級,得知台灣中醫師特考上榜後,葉蔻開心的說:「能留在台灣行醫,才是我真正的夢想。」「學中醫快十年,一路走來很辛苦,這三年到北京唸書,視野變大、涉獵更多,不再像井底之蛙,而且大陸中醫學校要求英文程度高,連帶我的英文也變好,真是獲益良多!」 
《爭道理 為全國考生而告》葉蔻說:「這一仗是為全國考生而告,熱淚已燙傷我的臉,一路走來,真的好孤單!」當身旁所有人都告訴她:「你不可能打贏官員,民怎能與官鬥!」她忍下所有的鳥氣,只為了爭天理與公道。
葉蔻透露,星期二她才到台北行天宮跟恩主公說心事,「我告訴恩主公,如果這世上還有正義公理,請給我應得的。」她還跟恩主公說,如果考選部重閱後真的考取了,將到行天宮三跪九叩,昨天葉蔻開心說:「等收到上榜通知單,我馬上去還願!」
開心之餘,葉蔻嘆:「考生真的好弱勢!」她質疑,國家考試有太多黑箱作業的地方,由於國考考卷只保留一年,她特別向法院聲請扣押所有考卷,七年後才能爭到真相。
《贏了訴願 仍得不到應得分數》遺憾的是,葉蔻雖贏了訴願,卻始終無法得知重新閱卷真實的狀況,只知道,她答對了考題,卻得不到應得的分數,「以往重閱卷的動作,根本是在玩弄考生!」
《質疑國考閱卷有問題》葉蔻說,重啟閱卷後,跟她一起提訴願的考生中有人分數拿得更低,這就表示,國家考試的閱卷是有問題的;更誇張的是,沒提訴願的人反倒在重閱考卷時先補上了榜單,這也違背不告不理的原則。
《肯定考試院 最後勇於認錯》但葉蔻仍肯定在關鍵時刻,考試院最後能「勇於認錯」,也感謝一直以來獨排眾議的考試院訴願會及所有訴願委員。這一仗雖打得辛苦,但葉蔻說:「希望未來所有考生不要再受委屈!」2013/09/09在考選部接受「國考楷模」獎牌表揚,並表示放棄向考選部提出九百二十七萬元國賠訴訟。
【版主按:以往想要取得中醫師資格有兩種管道,一是參加中醫師檢定考試及格,再參加特考,兩階段考試通過後,獲中醫師資格;另一則是中醫本科畢業後考中醫高考及格。前者一直被視為非中醫系畢業、以自修或學徒製出身者,取得合法中醫師資格的另類途徑。考試院自 57 年開辦中醫師檢定特考後,累計共有超過 2 萬 300 人通過檢定、其中 3 千多人通過特考取得中醫師資格。 但為提升中醫師素質,中醫師檢定考試自民國 99 年起停辦、中醫師特考則於 101 年停辦,相繼走入歷史。因為關中曾經承認有容額管控的問題,因此有天份和實力的不一定考上;學覇很容昜就能考上,能不能拿到證照只能看運氣】
******
(2012)53歲的葉蔻唱紅《走不完的愛》等歌,出道27年,走過工地秀榮景,曾1天北、中、南連趕3場,風光時月收百萬元,就算全身過敏、胃潰瘍照樣登台,還曾唱完勞軍晚會後,坐軍車趕飛機出國繼續唱,也因此身體操出一身病,12年前因「自身免疫系統失調」生了一場大病,當時她光是戴個耳環或接觸到牛仔褲的鈕釦都會嚴重過敏,她說:「西醫查不出來,中醫說我死定了,但我不要這樣,就算要死,也是我自己說得才算。」
後來,她發奮圖強,先在2003年考過中醫檢定,2006年再參加中醫特考,數年來為了申訴不公、打官司,還中斷演藝事業,她目前已拿到中國地區中醫師執照,也在北京中醫藥大學就讀博士班,但依然積極爭取台灣中醫資格,昨她與姊姊向娃開記者會說:「想證明自己不是胡鬧,而且我是台灣人,要當個台灣的中醫。」 高分貝喊話:「關中院長不要再去馬殺雞了,讓我先給你把個脈,但前提你要先給我中醫師執照。」聲淚俱下痛批考選部黑箱作業的改卷方式。

******
★差1分考上律師…落榜男提告勝訴 考選部要上訴
摘錄自:2019/03/19   三立新聞網【社會中心/綜合報導】一名陳姓男子於去年參加律師考試二試,最後僅差1分及格,在申請閱卷後,陳男發現「智慧財產法」科目有一子題的兩閱卷委員給的分數相差過大,卻沒有進行第三審,而陳男也已違反規定為由提告。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認定,其中一位閱卷委員出自錯誤事實認定,有違法情事,因此判考選部敗訴,另作適法處分。
判決書指出,陳男的律師考試二試分數為482.5分,略低及格標準483.5。事後陳男申請閱卷,發現「智慧財產法」科目中一個子題中,第一名閱卷委員給15分,第二位則給3分,由於分差過大,依典試法規定應啟動第三人重新閱卷,以平衡主觀見解歧異,但考選部卻未依規定啟動相關流程。
陳男無法接受考選部的作法,因此提告,而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認為兩位閱卷委員明顯在評斷上有不相容的歧異判斷,導致未能客觀的平衡給分,此情況符合典試法再行評閱規定。最後法院判陳男勝訴,全案仍可上訴。
考選部表示,國家考試放榜後,應考人對於未獲及格或錄取的考試結果,得依法循序提起訴願與行政訴訟以為救濟,為法治國家的常態,考選部予以高度尊重。但為維護國家考試制度的健全與考試公平、公正性,考選部也應本於權責,依法處理。本件判決仍有商榷餘地,考選部將依法提起上訴。
閱卷規則第七條規定,啟動第三人重閱,需兩閱卷委員給的分數相差1/3以上。考選部官員指出,這個案例當中的「智慧財產法」科目,是一大題,共40分,陳姓考生在其中的一子題,第一閱卷委員給15分,第二閱卷委員給3分,相差12分,尚未達到該題40分的1/3以上(指13.3分以上),所以尚未達到啟動第三閱卷委員的標準。
***-----------------------------------------------------------------------***
★無牌密醫每天吸引近百患者 竹科工程師「搶當學徒」
摘錄自:2019/01/19  ETtoday【記者陳凱力/新竹報導】新竹一位無牌密醫,靠著口耳相傳,在香山一處鐵皮屋為人切脈開處方而引起注意,這位無照中醫以切脈精準、收費低廉每日都吸引近百人前往求診,警方搜索現場竟發現還有頂著高學歷的竹科工程師在現場當學徒,而無照中醫被檢舉遭逮捕後,還有律師急忙北上為他義務打官司。新竹地院依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判黃男6個月徒刑,易科罰金;幫黃租屋做診療室的甘男也遭判刑2個月,緩刑2年。
這名51歲黃男過去曾在中醫診所當過學徒學習技術,只是每每參加中醫考試,卻都是名落孫山,但據說因為黃男的診脈功夫不錯,因此還是有許多病患邀他看診,2017年元月,黃男開始在新竹市香山一處不起眼的鐵皮屋為人診脈看病。
警方搜索當日,黃男正在現場幫人把脈,不可思議的是現場竟發現一名高學歷的竹科工程師在現場當黃男的學徒,而黃男乖乖接受調查,而幫他承租鐵皮屋做診療室的甘男也因此遭到逮補命運,而看診現場,還有樂捐箱,每位看診民眾須付50元做為黃男房租補助。
不只竹科高學歷工程師當學徒,令人更驚訝的是,黃男遭逮捕不久,即有一名律師風塵僕僕從彰化北上為他義務辯護,據了解,該名律師與其家人都是靠著黃男治好久纏之疾,因此在收到黃男被捕後才會義不容辭為他辯護,甚至為黃男租鐵皮屋的甘男,也是因為黃男治好他的牛皮癬,才會幫他在香山偏避山區租屋看病。
警方說,根據情資表示,黃男並無醫師執照但由於他切脈精準,且收費低廉,每次僅需100到300元,黃男為患者切完脈像後,會將用藥處方寫在紙上交由病患自行購買服用,據曾經給黃男看診過的民眾表示效果不錯,因此靠著口耳相傳每天都吸引近百名病患到鐵皮屋排隊。黃男及甘男2人均坦承犯行,因此新竹法官依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判黃男6個月徒刑,易科罰金18萬元。甘男則是幫助非法執行醫療業務罪判2個月,緩刑2年,應捐公庫1萬5千元。
【版主按:切脈精準且有實力却沒機會為病患服務實為可惜!】
***-------------------------------------------------------------------***
長期重西醫、輕中醫發展 監察院5日通過糾正衛生署
2010/08/05 NOWnews【記者林修卉/台北報導】由於衛生署長期以來重視西醫藥,卻輕忽中醫藥發展,監委程仁宏5日表示,中醫藥是傳統瑰寶,歐美各國對於「傳統醫學」持逐漸開放的態度,反觀台灣卻未積極改善中醫執業環境與相關法令,也未導引中醫藥人才從事研究,監察院已通過糾正衛生署。 
程仁宏舉例說,韓國1994年成立韓醫學研究院,2005年就有140名研究員,研究經費有新台幣28億元;反觀台灣,國立中國醫藥研究所早在1963年成立,2010年預算為1.45億元,原先編制研究人員有54人,但現在只剩26人。 
此外,從國內醫師人數來看,2008年執業醫師人數5萬餘人,西醫師占69.62%、牙醫師占20.79%,而中醫師人數只占9.58%。 
監委趙昌平指出,衛生署歷任署長與副署長,從未具有完整的中醫藥資歷,衛生署可以考慮找具中醫藥背景的人擔任其中一位副署長,擘劃中醫藥長遠策略。 
程仁宏表示,台灣中醫整體臨床教學體系還在建構中,未能提供有系統的臨床訓練,仍承襲傳統師徒制為主要訓練模式,訓練品質良莠不齊;衛生署應該研擬具體措施,鼓勵中醫藥人才投入中醫藥研究,研議鼓勵中醫院或醫院中醫部門發展住院醫療的可行措施。

***-----------------------------------------------------------------------***
★中藥房會從台灣人的生活中消失嗎?
摘錄自:2016-12-16   端傳媒 Initium Media【特約撰稿人 劉惠敏 發自台北】古承蒲是台灣新北市「忠春蔘藥行」老闆的媳婦。她原本是護理師,第二個孩子出生後辭職回中藥房,加入夫家這份事業。除了傳統的業務,忠春蔘藥行還發行了一支App,可以查方劑、查藥材,一派「老傳統大踏步進新時代」的姿態。

「你知道哪個是哪個?」接受訪問時,古承蒲指着黃耆和甘草「考問」起記者。不要說記者和一般民眾多半認不得,在學校曾修習中藥——現行規定是16學分的合格藥師,也容易搞混長相類似的黃耆、甘草、防風、黨參;更分不清何首烏、熟地黃、乾生地。在我們眼裏,它們都烏漆麻黑的。

「但是我們就是知道,」古承蒲說,對中藥房工作、學習多年的從業人員來說,即便黃耆、甘草都斜切片後,別人覺得「差不多」,他們就是知道摸起來有多不同,軟硬、毛細孔及切後的紋路差異都很大。何況每天調配藥材,一次從百草櫃中抓出15、20味藥,不同西藥讀對藥盒、品名,中藥總要認得了藥材,才能辨得出有沒有抓錯藥、漏抓藥。經驗老到的中藥商,也能立即分辨藥材好壞,連中醫藥學院的教授們,也都得時時諮詢老師傅。

古承蒲的專業,其實來自多年沉浸於中藥房的實作中。不過,她和退伍後就在家傳中藥房工作的老公,除了中藥商公會162小時的培訓,每年還要接受衛福部或公會的在職教育訓練。古承蒲特別強調,中藥調配、熬製,有賴豐富經驗的傳承,在過去,中藥知識、技藝全賴師徒相授。

然而,與其他年輕從業人員一樣,即便熱愛中藥,心甘情願地每天切藥、包藥、送往迎來解決客人五花八門的疑難,在熱烘烘的鍋爐前熬製、炒藥,但他們沒國家認定的專業身份,她形容,「23年來妾身未明」。甚至,台灣政府的新政策,恐怕要讓她一生的志業和一身的技藝從此埋沒。

知名枇杷膏被認定為偽藥
不過,和年過80的郭豐裕比起來,古承蒲「幸運」多了,她「只不過」是可能因為政府推動的新政策失去專業資格;但另一位中藥界的前輩,年過80的郭豐裕此刻面對的,是司法追訴。

郭豐裕主持的「慶餘堂參藥號」座落於台北市信義路,顧客一走進去,滿室中藥草的馨芳,這是華人熟悉的味道。調配人員站在一格格抽屜的百草櫃前,在高檯上將藥材切成一段一段、一片一片,把一味一味的藥材放在方形白紙上,像禮物一樣一包包摺疊好。

從外觀看起來,慶餘堂和一般傳統中藥房沒有什麼不同,但它以古法製造的枇杷膏的名聲早就傳到台灣以外。學校老師、電視台記者、主播、廣播電台播音員或者歌手,舉凡「靠聲音吃飯」的人,幾乎沒有人不知道這家百年老字號。

但上述人等,包括香港歌神張學友在內恐怕都不知道,這一罐顏色介於黑褐之間,濃稠遠勝過蜂蜜,被視為養「聲」珍品的中藥枇杷膏,已經被台灣衛生單位認定為「偽藥」。

上月22日,慶餘堂負責人郭豐裕被檢察官依「違反藥事法」起訴。兩年前,他也曾經被依照同樣的情節,當時被判刑4個月、緩刑2年。

「在我們國家的管理規定,要把『祖傳秘方』提供別人治病,就是藥物,就是要註冊,你沒有申請註冊、就是製造偽藥,」衛生福利部中醫藥司副司長高文惠話說得很堅定。

有受訪者強調,老字號中藥房總得保護「祖傳秘方」,怎麼可能什麼都公開?不過高文惠強調,基於商業考量,醫藥品也可有智慧財產權等保護方式有限度開放原料配方。

然而上頭這一套管理觀念,不盡符合華人社會對中醫藥的使用習慣,老藥鋪「祖傳秘方」這種代代相傳、有歷史的驗方,加上眾人口碑便已足以驗證品質或療效。

但主管機關仍強調時代不同,整體公共利益要「科學」思考。高文惠說,「利用自身經驗、個案推薦,已不符現代化的社會、理性的眼光,過去時代資訊不發達,才會『神農嘗百草』,可能有效、但也可能有人受害。」

對傳統藥鋪而言,為什麼不能為這些「祖傳秘方」辦理申請登記?

兼任「台灣中藥從業青年權益促進會」會長的古承蒲說,如果中藥鋪要預先製作好藥品,販售給不特定的客人,就要去申請GMP(優良藥品製造規範)藥廠認證。這需投入大筆資金、成本,申請藥證還要求公開處方。也有受訪者強調,老字號中藥房總得保護「祖傳秘方」,怎麼可能什麼都公開?

不過高文惠強調,基於商業考量,醫藥品也可有智慧財產權等保護方式有限度開放原料配方。

如果不走「申請GMP」這條路子,另一個折衷方法就是慶餘堂現在的做法:要求買枇杷膏的顧客「先預訂,三天後取貨」。因為中藥房只賣給「特定客戶」,也就是形式上必須符合「接收了訂單後熬製藥品」。
政府希望西藥師管理中藥
像郭豐裕、古承蒲這樣的傳統中藥房經營者和從業人員,現行的法規怎麼為他們定位?

1993年,台灣衛生主管機關停止發放中藥商執照,過去在中藥房幫客人調劑、配藥的師傅,被歸類為「列冊中藥從業人員」。也就是在1993年前取得中藥商執照者,未來可以繼續依「固有成方」為客人調配丸、散、膏、丹及煎藥,但其中不能含有毒劇中藥材。

「列冊中藥從業人員」在1993年之後就停止登錄,之後再有人希望從事相關工作者,就得取得藥師或中醫師的證照。

然而,近年來投入中藥產業的藥師寥寥可數,估計20年僅新增200名藥師。古承蒲說,這些藥師,又「幾乎都是家裏本來就是中藥房的孩子」,甚至有人根本不執業,只將牌照租給別人。

新北市中藥公會理事長王榮南年過60,在板橋開中藥房多年。他9歲就在中藥房裏面當「囝仔工」(童工),後來也到中國大陸學中醫,如今60多歲的他,已經是列冊人員中最年輕的中藥商。「講白一點,政府希望西藥師管理中藥、不要中藥房的存在。」但他反問:到西藥房去抓中藥補品,這符合民眾的消費習性嗎?

王榮南說,多年前衛生單位已經「拿走」他們從業人員調劑權,因為所謂「調劑」是藥師的責任,可請領健保給付。如今中藥商剩下「調配」權利,也就是民眾自費要求中藥房協助,因應個人不同需求將藥材製作成丸、散、膏、丹、湯等型態。例如藥丸製作,是將藥材烘烤乾燥、磨粉後,和蜜變成藥丸,可依據客人口感軟硬少量製作、便於攜帶。王榮南形容,這種中藥房提供的「客製化」服務,「是賣尿布、保健食品的西藥局無法提供的。」

王榮南認為,傳統的從業人員至少需要5年,幾乎天天浸淫在中藥,才可能練成扎實的功夫。這在學院學不到,有學歷、資格的教授也沒有這樣的能力教學。西方藥學知識當然有優點,但畢竟與中藥思維完全不同,但西藥師取得證照後,西藥、中藥都可以管,「實在不太合理」。

「屏東縣恐怕將是第一個沒有中藥房的縣市,」王榮南說,這幾年看中藥房招牌一塊塊卸下來,偌大的屏東縣也只剩下70多家中藥房,而老闆們平均70多歲。

穿越一甲子的中藥鋪,也常是一個社區熟悉、信任的地方守望者。一個客人帶着包藥材進來,詢問朋友送的藥材到底是什麼?還能放多久?中藥房老闆熱切地提醒:人參跟白蘿蔔不能同時食用,因為白蘿蔔生時是涼性,熟時是溫性,生吃白蘿蔔會影響人參的效果。

或者,服用人參期間不能喝茶,因為茶葉中含有鞣酸,會降低甚至破壞人參中的有效成分;又或者在客人上門採購藥膳食材時,提醒其中哪些不適合體寒的人......。

在宜蘭市經營85年中藥房的陳壁煌、陳楷樺父子,分別是第三代、第四代。陳壁煌通過了中醫師檢定考試,也是當年的列冊人員。從小跟着家人分裝、炮製藥材像是做家事,看着爺爺、爸爸傳遞養生之道,兒子陳楷樺很早就決志要擔下傳承之責。 陳楷樺最後選擇南京中醫大學念中醫,「想念中藥,但(台灣)沒有中藥系」,而他們認為,台灣中醫科系的訓練卻又過於西化,例如中藥炮製也無系統教學,遠不如30年前那一代的囝仔工,他想學「在中藥房用得到的。」

「中藥房買賣的不只是中藥,還有人情、還有健康養生,」陳楷樺說,中藥不是治病的產業,預防醫學、「未病先防」,是他看到的未來,「但就怕政策讓他們新生代沒有追尋的目標。」這幾年也從事批發買賣的陳楷樺,走訪宜蘭縣市各地中藥房,就親眼看到一家家老中藥房關門。

列冊中藥商凋零,中藥房也一間間消失,根據中藥商業同業公會全國聯合會統計,1993年至2008年,15年間就減少了4805家中藥房,平均每年減少320家,其後也以每年平均200家的速度消失。 「屏東縣恐怕將是第一個沒有中藥房的縣市,」王榮南說,這幾年看中藥房招牌一塊塊卸下來,偌大的屏東縣也只剩下70多家中藥房,而老闆們平均70多歲。新北市、宜蘭,還有許多傳承四、五代的百年藥舖子收攤。

王榮南警告,制度再不做出根本性改變,中藥房會先從屏東消失。
亞洲多國中醫受重視
11月7日正值立冬,傳統的進補日向來是中藥房生意最熱的時候。但此時卻有大批中藥商不顧生意,集合在衛生福利部抗議,因為他們好不容易等到政府提出相關法規,把他們的專業定位為「中藥材管理技術士」,但現在卻要禁止他們「按消費者自用需求調配而成之傳統丸、散、膏、丹及煎藥之零售」。

古承蒲說,製劑批發、藥材零售之外,真正重要的依固有成方調配藥材,丸、散、膏、丹及煎藥、切片、磨粉,這是他們技藝之精髓,例如四物湯,他們可以代客煎藥,或是依據客人需要製成藥丸。如果禁止他們從事主要業務,這個技術士等於是斷手斷腳,「這樣還需要中藥房嗎?」希望承繼中藥文化、傳統炮製古法等從業人員,「何必考技術士呢?」

傳統中藥鋪的式微,來自於像陳楷樺、古承蒲這樣的青年中藥商業者的資格不被承認。但他們對自己的專業非常有自信,期待政府建立完整的教、考、訓、用的制度,給予資格、認證,「我們都準備好了!」

陳楷樺也發現,中藥商開始集結、抗爭,宜蘭也有不少中藥房後代的年輕子弟,近期雖沒繼續留在中藥房工作,但都陸續回來詢問、參與,「看來不少人有心投入中藥產業,但不得其門而入。」

如果放眼同樣使用中藥的中國大陸、南韓、香港和新加坡等國家和地區,可以發現他們大都有類似中藥技術士、調劑員或藥工之資格認證,例如:

香港:香港中醫藥管理委員會負責制定各項中醫藥的規管措施,其中清楚載明,中藥材零售,即中藥材配發:「根據或按照任何註冊或表列中醫開出的處方而調配和供應中藥材」。

新加坡:在新加坡衛生部積極推動下,由新加坡中藥團體聯合委員會屬下5個中藥公會、商會創建中藥學院,與北京中醫藥大學合作辦學,是中國境外最早的中藥學院。

中國大陸:提出「老藥工」的國家型計畫,傳承學習技術,有意識地推銷藥材。

南韓:1996年設立「韓藥師」。

中藥商業全國聯合會理事長朱溥霖表示,不應該再用「西藥腦」管中藥事,政府應儘速設立「專屬」中藥專業人才培育的管道及制度。

該不該給予中藥商專業資格認證,牽涉到醫療專業分工及利益劃分,中藥商、中醫師及藥師三方意見對峙,目前沒有一方肯讓步。

藥師公會發言人沈采穎說,中、西藥物間可能互斥,而九成九的台灣人吃西藥和中西藥混搭,「未受過西藥訓練的中藥材管理技術士,是否有能力判斷什麼藥會互斥?」台灣藥師公會強調藥師的專業性,以生物學、化學為基礎理解中藥,提出口號「中藥鬆綁、安全不保」。

基層中醫診所找不到中藥師,不少中醫師得忙着為病患問診把脈、穿梭診間為病患針灸,還得自己來配藥。有中醫師主張,中藥應該由「中藥師」把關。

接着12月5至7日,一連3天,意見分歧的藥師、中醫師及中藥商分頭召開記者會,或者號召同行到衛生福利部抗議。

中藥商業全國聯合會理事長朱溥霖表示,不應該再用「西藥腦」管中藥事,政府應儘速設立「專屬」中藥專業人才培育的管道及制度。一個藥師不可能管西藥、中藥,甚至可以管獸藥。然而現狀卻是,「能做(中藥商)的不想做、想做(中藥商)的不能做。」

中藥房延續與商機的思考
未來,中藥人才到底哪裏來?中藥房真的會消失於常民生活及記憶嗎?

「重點是各守本位,」台灣醫事法學會常務理事余萬能說,處方、調劑是醫師專業,依消費者需求代客煎藥則是文化傳統。然而,如今無中藥商資格的中藥房子弟希望取得資格,還是應該審慎。即便是依據固有成方,預先做成丸、散、膏、丹、湯劑,在《藥事法》已擴大至製藥範疇、侵犯製藥權,而依病人需要加、減方則是醫師職責,沒有醫師資格者就是密醫。

「中醫師、藥師要求的是專業,沒問題,中藥商爭的是傳統,也還好, 」然而預先做成丸、散、膏、丹、湯劑,「『預先做』就可能是問題。」中醫師、藥師如果都不願意做藥材飲片,那就給中藥商做,他們擅長的切片、飲片、烘烤藥材的確都需要技術,例如客人買四物藥材,請藥房代煎湯,或依據客人需要做成丸,提供給「特定」對象就不是問題。如果像現在中藥房事先做好四物丸、或大量製作祖傳秘方的枇杷膏,就牽涉到了製藥,藥廠需嚴格遵守GMP製藥規範,「為什麼藥房就不需要呢?」

政府部門則傾向明確各專業、業務的分工。衛福部中醫藥司科長陳聘琪說,中藥房存在,當然有其市場需求,通過技能檢定的中藥技術士,其業務分工主要應是中藥材買賣,及部分相關的炮製作業。

陳聘琪說,中藥來自天然的植物、動物,需經過炮製減毒或功能增效、改變藥性,加上如今中藥材買賣來自中國大陸,也需要透過專業協助消費者選購符合安全衛生的藥材。

總之專業人員產生方式及業務不同,「要切割開來」,陳聘琪說,中藥買賣、炮製仍是中藥商最重要的業務。儘管中藥講「藥食同源」,許多「藥材」同樣也是「食材」,例如山藥、枸杞、紅棗,菜市場就買得到,但「菜市場還是不能賣當歸、人參」,煎藥、磨粉這些販售中藥材的售後服務,仍可由中藥商做。

對於青年中藥商關切的核心議題:「丸、膏、丹」的製作,牽涉到製造技術、環境是否符合安全標準。陳聘琪說,政府未來計畫以「正面表列」的方式,請中藥商提出行之多年的固有藥方,並經過中醫藥專業審核、包括中藥商的意見,表列適合一般消費者、安全性高的固有成方,就像西藥的成藥,可以讓消費者自行選購、不需醫師處方。

「中藥房的延續,靠中藥技術士的修法;中藥房的商機,那就各憑本事、例如能否跳脫傳統、創造新產品。」陳聘琪受訪時,暫時做出了這樣的結論。但能不能解決「西醫體系掌管中醫」的「科學之爭」;或者更好地分配「中藥商」、「藥師」和「中醫師」之間的利益?眼前,誰都沒有把握。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
杜特蒂罹病找台灣名醫?週刊爆:中醫配方調養
 摘錄自:2017/06/28  自由電子報【即時新聞/綜合報導】菲律賓總統杜特蒂近來傳出罹患呼吸系統重症,因此神隱消失數日,直到昨天才現身公眾場合。有週刊報導指出,傳出杜特蒂尋求中西名醫雙管治療,其醫療團隊中還有來自台灣的中醫,日前一名台灣醫生也加入醫療團隊,該名台灣醫生在情況緊急時,每1至2週就得前往菲律賓協助杜特蒂。
據《鏡週刊》報導,有知情人士透露,該名台灣醫生開給杜特蒂的藥方是以麻杏甘石湯為主,且搭配冬瓜仁、生薏米、龍葵各、陳皮與靈芝粉、蒲公英、冬蟲夏草等,運用中醫配方調理身體,讓杜特蒂的病情得以控制不要惡化,醫生也囑咐杜特蒂戒菸,且少吃高脂肪、高糖食物、牛肉、羊肉及無鱗魚類。
報導也提到,知情人士還說,該名台灣醫生約在1個半月前加入杜特蒂的醫療團隊,每隔1至2個星期就要飛去菲律賓。另外,杜特蒂對於中醫能透過把脈就診斷出他的身體狀況感到相當驚訝,杜特蒂經中醫調養後,病情也有了好轉,讓他十分佩服。
杜特蒂昨天出席一場開齋節慶祝活動,地點位於馬拉坎南宮的黎剎廳(Rizal Hall),杜特蒂還發表約25分鐘演說,指責伊斯蘭好戰分子在馬拉威(Marawi)造成嚴重傷亡,但杜特蒂演說中並沒有提到自己消失的原因。菲律賓總統發言人也強調,杜特蒂不但活著且非常健康。
***--------------------------------------------------------------------***
老祖宗智慧 美軍應用中醫針灸來止痛
摘錄自:2018/02/12  中時電子報【江飛宇報導】針灸對華人絕不陌生,多數的中醫診所都有針灸療法。如今美軍也將引進這種古老而神秘的治療術來止痛。
軍事時報(militarytimes)報導,針灸在中國的歷史已難以考證,至少先秦時期就有,它的原理與療效至今不明,不過一般認為,針灸對急性與慢性的疼痛,可能提供即時的緩解,由於不是化學藥物,因此絕對沒有上癮風險,可以不受任何限制地使用,這對戰地醫療有效著的優勢。
美國軍方在2001年就開發「戰場針灸術」(battlefield acupuncture ,BFA), 研究者理察.尼茲羅博士(Richard Niemtzow)說,戰場針灸易於管理和便於攜帶,受治療的人可以繼續參與工作。
駐防在卡達的美國空軍中校琳達.傅(Lynda Vu)說,受針灸者不必等待幾個小時等藥物生效,或者面對止痛藥造成的嗜睡與過敏等副作用,他們可以直繼續執行工作,包括駕駛飛機。
目前需要克服的是會使用BFA的醫生還不夠多,因此現在正在進行培訓,訓練更多的醫護兵使用BFA,一旦學會了,這項技術很容易使用。
根據美國空軍針灸部的說法,BFA主要是對耳朵扎針,那裡是似乎是神經系統的關鍵區域,多數人都能針灸,也都有效果。
美國軍方希望BFA可以替代鴉片類麻醉藥物,或者減少使用量。他們說止痛藥減少的愈多,愈能回到工作崗位。
醫學中心主任史蒂芬.伯恩斯博士(Stephen Burns)說:「我們大多數病人會來針灸好幾次,然後開始好轉,接著我們可能幾個月或幾年看不到他們。」
針灸沒有什麼副作用,可能有一些腫脹、感染或出血。但是,醫生都表示,從未見過患者因針灸而感染與嚴重出血。
伯恩斯說:「有些病人被扎針時,他們可能會感到頭暈目眩,或者感覺很輕鬆,有些甚至會笑,顯然這是一種令人愉快的副作用。」
***-----------------------------------------------------------------------***
台灣製的川貝枇杷膏紐約爆紅 售價最高一瓶2000元
摘錄自:2018/02/25  聯合新聞網【記者李京倫╱即時報導】美國近日流感肆虐,當地有病患服了「京都念慈菴川貝枇杷膏」成功止咳後,這個香港品牌最近就在紐約爆紅,一瓶300毫升的川貝枇杷膏更在網路上被炒貴近10倍,達到70美元(約台幣2000元)。當地醫生提醒,服用類似川貝枇杷膏的草藥補充劑有可能帶來健康隱患,建議先尋求醫囑。
華爾街日報報導,一名普瑞特藝術學院設計系的教授兼建築師史威德說,他生重病一個星期多,不停咳嗽,直到女友給他一瓶京都念慈菴川貝枇杷膏,咳嗽立即好轉。他說:「我差不多找了五個人嘗試,也向更多人提過。」他的女友奧蓓隆‧辛克萊是在大概30年前於香港居住時,認識了這個草藥補充劑。
一瓶300毫升的枇杷膏在當地唐人街和藥局的售價大約7美元(約台幣200元),在網上售價一度被炒高至70美元。
紐約市華人市場一家店的老闆Ching Weh Chen說:「突然間,每個人都在談論它。」在他的店裡,一瓶枇杷膏售價是7.8美元(約台幣228元)。他說:「華人早在很久之前就知道(川貝枇杷膏)了,這可以追溯到清代,不過現在都是洋人顧客來詢問。」
目前演出電影「怪奇物語」的好萊塢演員馬修莫汀也是枇杷膏的忠實顧客。他說:「今年我感冒了兩個月,遲遲沒好,所以買了一瓶。」他是在亞馬遜網站上以30美元(約台幣880元)購入川貝枇杷膏。
據新加坡「8頻道新聞」在亞馬遜網站搜索發現,一瓶300毫升的川貝枇杷膏售價從約10美元(約台幣300元)起跳,最高標價更達到近65美元(約台幣1900元)。也有人以高達67美元(約台幣1960元)的價碼售賣150毫升較小瓶裝的川貝枇杷膏,不過似乎因價格偏高而無人問津。也有人以約20美元(約台幣580元)的價格,售賣三瓶包裝的300毫升川貝枇杷膏,共得到近200次的顧客評價。
京都念慈菴源於清朝北京,由縣令楊謹創辦。根據枇杷膏的藥品單張記載,楊謹母親年邁多病,久咳積痰,於是楊謹向清代名醫葉天士求得枇杷膏的藥方,按藥方煉膏,母親服藥後痊愈,隨後藥方流傳近200年。
楊家後人移居香港後「念慈庵」的鋪號和藥方托付給香港人謝兆邦,後者1946年設立「京都念慈菴總廠有限公司」,1961年到台灣設廠,陸續銷售枇杷膏至全球多地數十國至今。
***------------------------------------------------***
曹操頭痛 邱文達把脈
三國演義小說及影劇經常出現曹操頭痛的情節,衛生署長邱文達根據症狀描述,研判曹操可能患了「慢性硬腦膜下血腫」,華佗的開腦引血是正確療法。
率團在馬尼拉訪問的邱文達今天在餐會上說,曹操辭世千餘年,已是死無對證,但從曹操頭部曾經被襲的角度來看,再比對書中有關症狀的種種描述,他很有可能是染上慢性硬腦膜下血腫。慢性硬腦膜下血腫起因於頭部外傷,引發急性硬腦膜下出血,損及蜘蛛膜而形成硬膜下血腫。這種病症沒有一定模式,且發病到一定層次後可能停止不動,因此常被誤診為中風、精神病、偏頭痛、高血壓等病症。
本身是腦神經外科醫師的邱文達說,在頭顱鑽洞把血腫引流出,是慢性硬腦膜下血腫的標準治療法,所以曹操如果真讓華佗在頭上鑿洞引血的話,說不定真能治癒。
雖然華佗是古早人,但邱文達相信他具有開腦的技術,「不能輕視古代醫術,而且有的人天生就是醫學天才」。摘錄自:2012/08/08 台灣新生報 

***-----------------------------------------------------------------------***
草鞋催生、尿桶治霍亂!「本草綱目」超狂藥方這裡看得到
 摘錄自: 2018/09/29 聯合新聞網【聯合報 記者陳雨鑫/報導】人尿、人屎可以用來治病,這對傳統中醫來說,似乎還不稀奇,但要說,拿麻鞋鞋底煮成汁液,可以治療霍亂、腹瀉,而洗淨路邊破草鞋,燒灰加酒飲下,可幫孕婦催生,這可就有一點匪夷所思,天馬行空,對此許多中醫師也抱持存疑的態度,但這些卻出現在明代醫藥專家李時珍歷時多年所寫「本草綱目」中。
「本草綱目」被譽為中國最重要中藥典籍之一,內容約190萬字、載藥1892種、方劑1萬1096首,在過去醫療不發達的年代,「本草綱目」是許多大夫的用藥依據,但「本草綱目」用字遣詞與現代大不相同,為此,台北醫學大學以大數據重新整理「本草綱目」,盼幫助中醫藥發展,卻意外發現古代的特殊用藥藥材。
台北醫學大學大數據科技及管理研究所助理教授洪暉鈞,今年2月帶領5位學生與2位藥學系教授,透過大數據解密500年前的「本草綱目」,依照不同的部首、部位、內文、氣味、複方等重新梳理,歷時5個多月終於完成。
洪暉鈞說,大家都熟知「本草綱目」,卻對內容相當陌生,加上古代的用字遣詞與現代大相逕庭,閱讀更具有困難性,當初在整理「本草綱目」時,也遇到相同的困難,完成整理後,未來使用「本草綱目」會更加容易。只要在網站點選想知道的藥材,就能得知藥材對應的效果以及配方,同時了解寒熱溫涼、辛甘酸苦鹹等。
洪暉鈞說,「本草綱目」中有許多搭配著使用的配方,像是A草藥搭配B草藥,就能發揮不同的效果,只要透過滑鼠一點都可以清楚明瞭,也希望大數據的整理能幫助台灣的中醫藥發展。不過,研究團隊在整理「本草綱目」的過程中,意外發有許多特殊的藥方,令人嘖嘖稱奇。
「本草綱目」中的藥材百百款,經過洪暉鈞團隊統計後,發現使用量最大的是以「草」部為主的藥材,接著是「石」部、「木」部、「蟲」部、「人部」,而各種部首都有令人瞠目結舌的藥材。
舉例來說,人尿也是藥材,就跟一般人想得差不多,「本草綱目」建議以童子尿為優,且需去頭去尾。主治寒熱頭痛、去咳嗽,肺痿可飲用人尿;也可改善瘀血、止吐止血、皮膚皺裂、蛇犬咬、蜂螫、蛇咬等至於人屎、人糞,無特殊限制,主治功能為解諸毒,煮沸後飲用,可解除傷寒熱毒。
特別的是,麻鞋也是藥材,做法為「鞋底洗淨煮成汁液飲下」,竟可用來「止霍亂下吐上洩、腹脹吐利不止」;至於草鞋的功效更為神奇,取材為路旁破草鞋一隻,洗淨燒灰加酒飲下,可幫助生產,飲左足草鞋,可生男,飲右足草鞋,可生女。
在「本草綱目」中,尿桶也有神奇療效,取材於尿坑尿桶,主治霍亂吐利,煎水服,或瘡有竅。
蚯蚓則可治傷寒、頭痛齒痛、風熱赤眼、鼻息肉等,但並非隨便抓都行,必須是在農曆三月,尋找白頸蚯蚓,曬乾之後,始見療效。
洪暉鈞說,他並非是藥學背景,「本草綱目」有許多文字有看沒有懂,不過很多內容確實可以從老一輩的口中聽聞過,像是人尿可以改善蜜蜂螫傷等。經過近半年的整理,他認為李時珍不太像一位醫師,反而像是紀錄史事的史學家或是博物家,「本草綱目」是一部鉅作且著力之深、用心之切,令人相當佩服。
***-----------------------------------------------------------------------***
★本草綱目被嘲「笑話大全」中醫師轟:無知又理盲
摘錄自:  2018/02/14  聯合新聞網【聯合報 綜合報導】本草綱目是古代的中醫書籍,廣告常聽到「根據本草綱目記載」,有網友指出這本書其實是笑話大全,裡面很多光怪陸離的內容,卻被奉為經典。對此有中醫粉團反擊,稱外行人不懂就別亂講,本草綱目本來就不是學校正規教材,會被常提起是因過時的廣告法規。
粉團「厭世中醫師」在臉書轉貼一名林姓網友的貼文,文中指出李時珍的本草綱目不是醫學經典,而是結合迷信和無知愚蠢的「古代笑話大全」,甚至是教人吃人和虐待動物的病態手冊。
他舉了很多例子,像是胎死腹中就喝兩公升丈夫的尿、骨折就吃童子屍骨配炒瓜子和酒、人糞燒成灰服用可治鼻血、吃穿山甲鱗片可治婦女病、吃上吊自殺者繩子可治精神病,最誇張的是吃人的天靈蓋可讓死人復活,甚至還教人怎麼修煉成仙、退鬼纏身,他還戲稱中國人死的早都是拜本草綱目這本書所賜。
厭世中醫師轟林姓網友「無知又理盲」,對中醫的認識根本是笑話,他表示學校教材沒有教本草綱目,本草綱目是給外行人看的,很多人說這本是類似百科全書的存在,當中有很多獵奇成分,不是實戰的書籍。事實上李時珍的「奇經八脈考」跟「瀕湖脈學」才是有學術價值的東西。
他還指出本草綱目被頻繁提起是因為廣告,根據藥事法施行細則45條「 中藥材之廣告所用文字,其效能應以本草綱目所載者為限」,這一條是45年前制定的法規,當時台灣還沒自己的中藥典,現在已經有了,法條卻沒做修正,他認為至少也要改成依據學校常用的幾本中醫書籍,至少跟業界還有一些連結。

***-----------------------------------------------------------------------***
★「藥神」與「神棍」
摘錄自:  2018/09/28  聯合新聞網【大浪淘沙/摘自《新華每日電訊》2018年7月27日,本刊節選】陶仲文比李時珍大43歲,他們都是今湖北黃岡人。1541年,當23歲的李時珍屢試不中,決心放棄科舉專心致志當醫生的時候,66歲的陶仲文已經被嘉靖皇帝奉為上賓,恩寵無邊了。
嘉靖是明朝歷史上非常特殊的一個皇帝,任性、倔強又敏感。經過短暫的「嘉靖中興」,他喪失進取之心,甚至創下20年不上朝的紀錄。
不上朝,幹什麼?修道。方士陶仲文就是在這個背景下粉墨登場的。
陶仲文的引路人叫邵元節,江西貴溪龍虎山的道士,頗得嘉靖寵信。大約在1539年的時候,皇帝召邵元節進宮驅魔,當時天黑,邵元節年紀大了,老眼昏花,幹不了這活兒,就推薦陶仲文替代自己。陶仲文瞎貓碰上死耗子,運氣不錯,史載他「以符水噀劍,絕宮中妖。莊敬太子患痘,禱之而瘥,帝深寵異」。他裝神弄鬼,誤打誤撞,居然治好了太子的痘疾。嘉靖一看,哇,比邵元節強多了,從此將他留在身邊。方士陶仲文從此開始飛黃騰達,這一年他64歲。
陶仲文受寵長達20餘年,當他以高齡去世時,嘉靖傷心不已。嘉靖寵信這個方士到什麼程度?1544年,地方官員在大同抓到了一個間諜,嘉靖認為這是陶仲文禱祠之功,加授他為少師(此前他已獲得少傅、少保的官銜),史評「一人兼領三孤,終明世,惟仲文而已」。陶仲文的兒孫、門徒也雞犬升天,個個加官晉爵。一個方士位極人臣,讓那些苦讀詩書、皓首窮經的儒生情何以堪!
陶仲文對嘉靖很有影響力,他為保自己的恩寵地位,胡謅說因為「二龍」不能相見,所以不能立太子,嘉靖居然信了。《明史‧陶仲文傳》載:「又創二龍不相見之說,青宮虛位者二十年。」可見,嘉靖對陶仲文的「法術」是深信不疑的。在他心中,陶仲文是上天派來輔佐自己的,他給這個方士賜了一個長長的封號:神霄保國弘烈宣教振法通真忠孝秉一真人。
陶仲文是一個聰明人,受寵而不驕,最終得以壽終正寢。《明史》載:「仲文得寵二十年,位極人臣。然小心慎密,不敢恣肆。」
但「神棍」就是「神棍」,歷史對陶仲文評價很差,《明史》關於他的傳記,歸於「佞幸」一類。
嘉靖寵幸陶仲文,學道修玄,服用陶仲文煉出的「仙丹」。上梁不正下梁歪,各地的皇族、官僚、鄉紳紛紛效仿,設壇煉丹,甚至朝中大臣有的也戴起方士帽,以取悅皇帝。雖然遠在黃岡,李時珍也能感受到他這個顯赫同鄉的流毒:黃岡蘄州玄妙觀,成為方士煉丹之處,他們在觀內掘了一口水井,專供煉丹之用,曰「丹井」。井旁有一「丹爐」,以丹砂、水銀、硫黃、鉛錫等礦物質為原料煉丹。方士們鼓吹,這是在煉令人「長生不死」「羽化登仙」的仙丹。
作為一名醫生,李時珍怎不懂服食丹藥的危害?但在那個環境下,說真話需要勇氣。要知道,當時一些醫生為「跟上形勢」,也終日談論「靈芝仙鶴」「天仙地仙」等邪說,許多人也服食丹藥。一時間,「九轉丹」「六一泥」之類的丹藥充斥醫藥界。
李時珍挺身而出,態度堅決地說,丹砂、水銀、砒霜、鉛錫之類怎麼能和在一起?炮製出來的玩意兒與其說是仙丹,不如說是毒藥!水銀是極毒的東西,人吞下去,就會因其「入骨鑽筋,絕陽蝕腦」而死。
為了證明自己的觀點,李時珍徵引前人的例子:宋朝學者沈括的一個表兄,誤將一塊丹砂當成丸藥吞下,旋即不省人事,很快就死了;唐朝的一個官員信了方士柳沁的邪說,服了他的丹藥,結果便血多年,痛苦不堪地死去。
靈芝,也是嘉靖因陶仲文之流的忽悠而鍾愛之物,逼各地進獻。李時珍鄙夷道,靈芝為「腐朽余氣所生」,說它是瑞草,吃了可成仙,真是荒唐無稽!
1567年1月23日,嗑藥成癮的嘉靖感覺自己不行了,遂從西苑搬回乾清宮,當夜即駕崩。至此,方士們的黃金時代結束了,繼任的隆慶皇帝對他們深惡痛絕。陶仲文已死,便罷了,但他的諡號被取消、官階被剝奪,其他的方士則絕不放過。新皇帝捉拿、處死方士,廢壇醮,撤煉丹所。方士們作鳥獸散,那些以煉丹嗑藥為時髦的官員紛紛變身為「反方士先鋒」,那些違背良心鼓吹「仙丹妙藥」的醫生噤若寒蟬,連煉丹用過的雄黃等藥材也不敢提了。
但李時珍又一次「不合時宜」了。他說,煉丹術對醫學還是有好處的,比如,水銀的確不能吞服,但是它治病的功用是不可抹殺的。《本草綱目》中,就記載了用水銀和豬油治療某些皮膚病的方子。
《明史》中也有李時珍的傳記,但篇幅極短,遠不如陶仲文。有的人,機緣巧合,走了捷徑,紅極一時,卻迅速被遺忘,淪為被遺落在歷史深處的一粒塵埃。有的人,信念堅定、埋頭苦幹、不求顯達,卻能在大浪淘沙中彰顯價值,人格光芒輝映歷史的甬道。
回溯歷史,來到李時珍生活的年代,我們會看到一位有著超強意志力的男人,不畏艱險地入深山、攀懸崖,以那個年代中國人罕有的科學精神,採摘草藥、辨識藥理。自1565年起,李時珍先後到武當山、廬山、茅山、牛首山及湖廣、安徽、河南、河北等地收集藥物標本和處方,並拜漁人、樵夫、農民、車夫、藥工、捕蛇者為師,參考歷代醫藥等方面書籍925種,「考古證今、窮究物理」,記錄劄記上千萬字,弄清許多疑難問題,三易其稿,於明萬曆十八年(1590年)完成了192萬字的巨著《本草綱目》,是當時中國最系統、最完整、最科學的一部醫藥學著作。完成《本草綱目》時,李時珍已經72歲了。
李時珍生前沒有見到《本草綱目》的刊印,在他去世3年後,這部巨著才在南京面世。
無論行醫還是制藥,皆需要敬畏與悲憫。北宋名臣范仲淹有言:「不為良相,便為良醫。」
在李時珍的時代,朝廷沒有良相,反而有嚴嵩這樣的奸相。幸好,在民間,還有李時珍這樣的良醫。
欺世盜名者,終將被掃入歷史的垃圾堆,李時珍卻英名不朽。這就是「良醫」的價值。
***-----------------------------------------------------------------------***
★兒女買龜鹿二仙膠幫母補身 雖孝順卻險害母喪命
 摘錄自:2018/05/22  聯合新聞網【社會新聞】南投縣七旬林姓婦人因高齡車禍,家人希望她盡快好起來,而購買龜鹿二仙膠幫她補身,盼助其骨骼加速復原,果真小有成效,未料近期出現心律不整,就醫診療竟檢出血清中鉀離子飆高,緊急洗腎才救回一命。
衛福部南投醫院指出,林婦本身腎功能就不好,日前因心律不整到院,抽血檢驗後發現其血清中的鉀離子異常竄高,進一步詢問得知,林因車禍傷及筋骨,兒女孝順特別買龜鹿二仙膠讓她服用,意外造成腎臟負擔,引發心臟問題。
南投醫院中醫科主任顏素美說,龜鹿二仙膠雖能補氣血、明目保肝、提升免疫和預防骨質疏鬆等,但非人都適合食用,其中依個別體質有炎症反應、肝腎功能不佳、感冒等皆不適合,未與專業醫師討論後就自行服用,恐加重身體負擔。
此外,顏也提到,龜鹿二仙膠原料成本高和煉製工法繁雜,價格昂貴,有不肖業者利用成品外觀難以辨識,用劣質品謀利,吃了恐傷身;南投醫院則籲,不論中藥或西藥都需經專業醫師評估診治,再依醫囑服用,自行購買藥品恐進補不成反傷身。
***-----------------------------------------------------------------------***

海上仙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