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同仁堂 賣回收蜂蜜遭撤獎 重創百年信譽針灸超神奇! 腿癱狗奇蹟「蹦蹦跳跳」★陳果夫久病成醫★1成童免疫系統與猴類似 可防愛滋病發★靠中藥救逾百童 澎湖70年中藥房剩他苦撐★〈台北都會〉三峽老街四代藥房 恐將「失傳」★再也吃不到薑母鴨怎麼辦?中藥房每年消失200家 3爭議須盡速解決★「師徒制」有罪嗎?傳統中藥房該被趕盡殺絕嗎?★20多年拿不到執照 2千中藥商怒吼求活路★名人最愛「慶餘堂」 又因枇杷膏被起訴★泰國草藥治皮膚病?研究有新發現★各類草藥茶、酊劑、膏之做法★★★
 
 
***-----------------------------------------------------------------------***
德物理學家不信中醫接骨 打賭輸掉1000歐元(轉貼:flyflyk部落格)
摘錄自:2011/05/06  NOWnews【記者tony/嘉義報導】一名德國物理學家卡爾因不相信中醫接骨的療效,與貴陽一名中醫生打賭,如在1個月內讓股骨頸骨折的患者下床走路,即奉上1000歐元(約台幣4萬元);結果當然是卡爾輸了,他讚嘆中醫的博大精深,並表示願意在世界推廣這項神奇醫術。
卡爾指出,去年11月拜訪住在北京的王姓友人,意外發現對方竟因車禍導致右側股骨頸骨折;當時西醫說要打鋼釘治療,但由於王姓友人十分相信中醫,便先找了中華中醫藥學會的郭星來診治。但卡爾不以為然,他提出質疑說:「中醫效果太慢,若延誤病情,搞不好患者下半輩子都得靠輪椅了。」
股骨頸骨折是髖關節常見的創傷,但因容易發生骨折不癒合以及股骨頭缺血性壞死的情形,較難在短期內痊癒。不過郭星欣然接受卡爾的挑戰,他指出,該病人原先不只腿部劇痛難耐,甚至連大小便都不行;在經過針灸、中藥通便後,疼痛與排便問題通通解決。
在經過9次針灸、敷草藥治療後,王姓患者已能拄著拐杖在屋裡走動;卡爾簡直不敢相信,他說:「股骨頭承載身體重量,骨折斷裂處必須靠鋼釘固定、支撐,才有可能復原,完全沒想過中醫竟然不用開刀,就能將骨頭接起來。」
卡爾還說,經歷這次事件,已完全成為中醫的「粉絲」,還會介紹友人前往貴陽診治,往後將會在世界各地從事推廣活動,讓西方人知道有如此神奇的醫術。
 引用:http://www.nownews.com/2011/05/06/162-2710574.htm
=============================================
討論:http://groups.google.com/group/886tcm-news/browse_thread/thread/b141500a93acfa4a?hl=zh-TW
標題:老外和老中醫打賭1萬元為治王天明股骨頸骨折
引用:內有照片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972d88a0100mwfs.html
2010年11月19日,65歲的德國物理學家因質疑75歲老中醫郭星斗對北京泰怡堂國際養生中心創辦人王天明先生股骨頸骨折的傳統治療方法,兩人打起賭來,並當場在北京泰怡堂國際養生中心辦公室立字為據:
   「郭星斗老中醫保證王天明最晚於2010年12月15日能下地走路,賭資一萬元整人民幣,特此簽字為證。2010年11月19日。Karl-Heinz
Röber  郭星斗  見證人:黎國雄  珍妮」
王天明先生下地走路的期限,本來郭老定的是12月10日,卡爾說可以放寬一些,2011年1月10日能做到他也服輸,郭老說不必,負責起草此字據的是卡爾先生的德文翻譯陳小姐,陳小姐說那就延遲5天吧。卡爾在簽字之前,又徵求郭老意見,要不要把賭資1萬元人民幣改成1000元人民幣,到時候如果真要郭老拿1萬元,他有些於心不忍,郭老說沒有關係,他願賭服輸,然後他抓住王天明的右腳往裡推並問痛不痛,王天明說不痛,郭老高興地說,不是他輸定了,而是老卡輸定了。
2010年11月11日18時,中華中醫藥學會外治分會執行秘書長、北京泰怡堂國際養生中心創辦人王天明先生,在北京高碑店古典家具一條街步行時被一輛電瓶車從身後撞倒在地,就近送往民航總醫院,拍X光片和CT,醫生確診為:「右側骨股頸骨折。」值班醫生讓王天明辦理住院手續,必須做手術,並說手術需要打三根鋼釘,而且可能導致股骨頭壞死,那樣的話,就只能更換不鏽鋼股骨頭,但不鏽鋼股骨頭一般情況下只能使用5到6年時間,到時又得更換。
王天明聽完醫生的意見後,馬上離開醫院回到家中,決心尋求中醫保守治療,他明白住院治療的結果是後半生要為這條腿折騰不休,還有一點很重要的原因是,自2003年以來,王天明一直在不斷地跟蹤調查民間特色特效中醫中藥,挖掘了不少堪稱神奇的民間中醫療法,如能使斷指再生、對糖尿病潰瘍有特效的洛陽泰生堂系列保健藥膏、對肝病和癌症疼痛有特效的臍生堂臍灸療法等,北京泰怡堂國際養生中心就是在王天明連續調查、採訪和挖掘、推廣民間特色特效中醫藥8年之後於2010年創建的,旨在彙集確有一技之長且具有豐富經驗的民間中醫或保健養生專家,並通過進一步規範研究及技術培訓、學術交流等措施,整理和推廣頻臨失傳的民間醫術,力圖集中展示中醫外治的魅力。鑑於王天明在挖掘民間中醫方面所作的努力和貢獻,2008年時任中華中醫藥學會學術部主任的孫永章教授,力薦他擔任中華中醫藥學會外治分會執行秘書長。此次事故前10天,他專程到貴陽採訪了貴陽星斗華夏醫院院長、中國骨傷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中華中醫藥學會外治分會常務委員郭星斗老先生,郭老不僅在治療各種骨傷、傷燙傷方面擅長,而且在治療腫瘤、癌症方面也積累了豐富經驗,治癒者不乏其例。
當晚回到家中,王天明和郭老取得了聯繫,前一天晚上郭老才離開北京泰怡堂國際養生中心去南京辦事。12日下午,郭老放下手頭的事直接從南京飛抵北京,專程為王天明接骨療傷,同時安排貴陽星斗華夏醫院準備好所需要的中藥和夾板等。接骨所需要的中藥和夾板13日凌晨1點從貴陽帶到北京後,郭老馬上為王天明接骨療傷。郭老說他的接骨和療傷過程,只會減少傷者的痛苦,而不會給傷者增加新的痛苦。郭老先在王天明左腿上扎一針,以消除疼痛,然後在協助王天明轉身的過程中,郭老就巧妙地、在王天明不知覺的情況下,為其完成了對位接骨,之後,在受傷的右大腿兩側固定了膏藥和木製夾板,並在可能出現疼痛的位置噴了自制的中藥水,整個過程30分鐘左右。郭老說最初3天一換藥,以後可以5天一換藥,一般情況下40天左右可以下地走路。
=============================================
卡爾先生(Karl-Heinz Rober)是德國物理學家、德國Tian QiMed科學研究院院長,11月12日從南通抵達北京,專程來找王天明先生探討他研製的天能檢測設備相關事宜。王天明說,他就是為了安排卡爾先生住在養生中心,前夜在去為卡爾選購羅漢床時發生的意外。卡爾先生聞此,表示既感動又痛心。卡爾先生12日來到北京後,儘管王天明臥床不起,但他每天安排有關專業人士到北京泰怡堂國際養生中心辦公室,與卡爾先生交流、洽談,因此,卡爾先生親眼目睹了郭老先生為王天明先生接骨療傷的過程,他還饒有興致地拍了若干照片,並排版成見聞日記,說要跟德國的同仁分享他的見聞。
對郭老簡陋的治療方式,卡爾先生開始雖然沒有當著郭老和王天明的面發表自己的意見,但背後對翻譯陳小姐說,在國外這種骨傷無一例外地要住院治療,並打上鋼釘或直接更換不鏽鋼股骨頭,他沒有見過也沒有聽說過有像郭老如此簡陋的治療方法,他擔心王天明先生會被貽誤治療時機,並因此落下終生殘疾。11月19日下午,郭老聽到了卡爾先生的質疑,因此發生了打賭的一幕。卡爾先生說,他打賭的目的是為了鼓勵郭老先生發揮所長,盡全力為王天明醫傷,爭取讓王天明減輕痛苦,早日恢復健康,並繼續為挖掘民間中醫藥、推動中醫藥事業發展而盡其智慧和能量。卡爾先生說他和王天明先生雖然國籍不同,但志同道合,他表示,如果他真的輸了,就從眼前證實了中醫藥的神奇,他願意再拿出9萬元人民幣設立卡爾中醫藥基金,並從他日後在有關中醫藥方面獲取的利潤中拿出一部分來擴充此基金,用於支持中醫藥國際化發展。
卡爾先生曾自學中醫8年,並和俄羅斯、美國等國家宇航醫學專家一道,參與人體12大經絡的科學研究,得出人體12大經絡構成人體高度自動控制系統的結論,並應用這項研究成果和最先進的宇航醫學檢測技術,對80名宇航員、和28000人進行健康檢測,獲得2800萬個有價值的數據。此後卡爾先生在其專家團隊的共同努力下,研製出天能檢測設備。2009年,卡爾隻身來到中國,試圖從推廣天能檢測設備及其全息解決方案入手,讓中國人、乃至世界人民尤其是政府衛生系統決策層重新審視中醫藥學的偉大,並從教育全民正確的呼吸等方式入手,落實預防為主的戰略措施,從而達到降低醫療費用和提高全民健康水平的目的。
中華中醫藥學會國際部主任孫永章教授在和卡爾先生交流之後,對卡爾先生的奉獻精神、執著追求表示敬佩,對其研究的思路和成果表示讚賞,並期望通過卡爾先生,加大中德之間中醫學術和文化交流,初步定於2011年,在德國舉辦「知未病-治未病跨文化」論壇,也將邀請卡爾先生在近期召開的全國中醫藥學術會議上作報告,交流和傳播他的健康理念和「跨文化知未病-知未病全息解決方案」。
***-----------------------------------------------------------------------***
★ 北京同仁堂 賣回收蜂蜜遭撤獎 挨罰6400萬 重創百年信譽
摘錄自:2019/02/21   蘋果日報【大陸中心、生活中心╱綜合報導】中國百年老字號「北京同仁堂」(樂顯揚 創立於1669年)日前驚爆回收販售過期蜂蜜,前天遭當局撤銷「中國質量獎」稱號,相關證書和獎杯也被收回。其實北京同仁堂近年來多次傳出「阿膠造假」、「添加西藥」甚至藥丸的汞含量超標等醜聞,這回被撤銷質量獎章,中國網友聞訊痛斥:「早該如此,殺雞儆猴,老字號也得繃緊皮子」,也有網友遺憾「百年信譽毀之一旦」。
中國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前天透過官網宣布,中國國營企業「北京同仁堂」因旗下子公司違法使用回收蜂蜜作為原料,已於本月11日遭當局重罰1408.8萬人民幣(約6448萬元台幣),該子公司的食品生產牌照更被吊銷且「停牌5年」。處分確定後,北京同仁堂因違反「獲獎後兩年內發生重大質量事故」的「中國質量獎」規定,因此被撤獎。
北京同仁堂是在去年12月遭媒體爆料,其子公司「北京同仁堂蜂業」回收大量過期或即將到期的蜂蜜,表面上號稱「退給蜂農養蜜蜂」,實際卻是集中送到原料庫回收再用,同時還擅自更改產品生產日期標籤。媒體拍下該子公司員工將過期蜂蜜從撕掉標籤的瓶罐中倒入大桶,並送入原料庫備用的畫面。 
儘管北京同仁堂趕忙發致歉聲明試圖滅火,但當局在兩個月後仍開罰,同時宣布對該公司黨委書記兼董事長梅群在內的14名相關主管給予開除黨籍、撤職與調職等處分。至於此次當局雖將北京同仁堂的質量獎章撤銷,但未透露問題蜂蜜原料是否已進入產品線,以及是否有涉案的問題產品需回收。
這已不是北京同仁堂產品第一次出包,以「炮製雖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雖貴必不敢減物力」作為數百年訓誡的北京同仁堂,光是去年一年就有63批次甘草被通報不合格,2017年北京同仁堂也被查出旗下4間子公司的白礬、杜仲等產品不合格。甚至2016年還傳出驢皮熬製的阿膠檢測出豬和牛DNA的「阿膠造假」事件,2013年更傳出在中藥產品內非法添加西藥中作為利尿劑的甘露醇成分。此外,竄改日期的「未來產品」或者汞、硃砂超標等醜聞更不時出現。
北京同仁堂在台灣也授權成立台灣北京同仁堂,該公司昨至截稿為止未對事件表示回應,惟其官網指大部分產品在台灣製造,僅少量為中國原裝進口。我衛福部食藥署則指,台灣北京同仁堂沒有進口蜂蜜的紀錄,但曾有2次進口中國枸杞於食品用途在邊境檢驗檢出農藥超標,兩批次產品皆已銷毀。
***-----------------------------------------------------------------------***

針灸超神奇! 腿癱狗奇蹟「蹦蹦跳跳」
摘錄自:2016/11/20台視新聞【國際新聞/綜合報導】中醫師經常使用的針灸有一千多年歷史,它的療效已經得到科學實證,近年來,歐美的醫學界也普遍運用治病。最近美國有一隻狗狗因為摔傷,兩條後腿癱瘓,就是靠著針灸治療,恢復了走動能力,讓國際間再度見證針灸的神奇療效。 
八歲的柯基犬「克羅伊」最近天天跟著主人快樂去散步, 但是,很難想像,牠一年多以前是這個樣子。原來「克羅伊」去年四月從主人床上重重摔下來,傷到脊椎,兩條後腿癱瘓,只能拖在地上趴趴走。獸醫評估如果開刀,完全復原的機率只有五成,因此建議不妨用針灸治療看看。雖然在貓狗或兔子身上用針灸治病,在美國已經越來越普及,但要幫毛小孩扎針,還是需要專業和耐心。經過兩個月針灸,並且配合吃藥、電療和復健,「克羅伊」兩條後腿慢慢可以走動,接著又繼續針灸了好幾個月,「克羅伊」終於又能蹦蹦跳跳。雖然現在「克羅伊」每六個星期還要回診作復健,但是牠已經走動自如,恢復以前的活潑好動,陪著主人到處趴趴,讓主人非常高興,尤其要感謝針灸的神奇療效。
******
毛小孩看中醫? 針灸中藥一樣都沒少
摘錄自:2016/11/26 中央社【中央社記者邱柏勝台北26日電】近年寵物醫療「東風西漸」,傳統中醫療法甚至能治癒現代醫學無法根治的疑難雜症,曾有毛小孩後腳癱瘓無法行走,西醫建議安樂死,但在中醫針灸治療後,竟逐漸康復。
中醫雖源自古代中國,但在寵物醫療方面,反而是美國先發展出有系統的課程,因此國內許多中醫獸醫師都是到美國取得認證(老祖宗留下的東西,得到外國去取經,羞恥!)。此外,針灸療法在國外早已廣泛用於毛小孩身上,近期才「逆輸入」台灣,目前還在萌芽階段,不過已有越來越多的飼主接受中醫療法。
中醫獸醫師指出,人有所謂「金、木、水、火、土」的五行屬性,其實連狗、貓等動物也有五行屬性。以狗為例,哈士奇、狼犬等屬土,個性穩重有自信,領導慾強,不喜歡嚴厲管教;活潑好動的貴賓狗則屬火,平時靜不下來,喜歡和主人黏在一起。而根據寵物的不同屬性,主人必須「因材施教」;而因體質不同,飲食方面也需有所差異。
另外,中醫獸醫師指出,狗的穴道經脈與人體相似,但穴位不太一樣;狗有360多個穴位,針灸常用的有150多個,針灸是2種療法,針是對穴位施針,灸是施以中藥材,可治病、保健,人類透過針灸獲得的身體狀況改善,同樣也會出現在狗身上。
他說,有毛小孩得了關節炎,時常垂著尾巴,表情憂鬱、活動量也大降,看了多次西醫,每次都只能好一個禮拜,隨即復發。後來改去中醫獸醫院,用針灸搭配中藥,狗狗沒多久就活蹦亂跳。
此外,也有毛小孩尿道結石,經過獸醫開刀取出仍不時復發,服用中藥一段時間後,尿中有結晶的現象,結石症狀也隨之解除。可見中藥不但對人有效,對動物也有明顯效果,顯見未來在寵物醫療領域,中醫將越來越受到重視。
***-----------------------------------------------------------------------***
陳果夫久病成醫
摘錄自:2014/07/24   人民政協報【劉肅勇報導】1911年,陳果夫20歲時,在以學生軍支援武昌起義的戰斗中,因負重勞累過度,致肺部血管破裂,落下了終身的肺結核病。后來陳果夫出任國民黨中統系高官時,每當登台講演,必定將隨身所帶的小痰盂放到講台的一邊,以備咳嗽時吐痰用。如此的壞身板,竟能在國民黨官場上打拼30余年,至1951年60歲時,病死於台北市青田街的家中。
陳果夫為給自己治病,大量地精讀各類中醫、中藥書籍,自行施醫用藥,頗見功效。進而將自己治病用藥心得,撰著成《苦口談醫藥》、《自己治病簡法》等幾部通俗中醫、中藥讀本,出版發行。由此,陳果夫竟然成了懂醫藥的自學自通醫生。
陳果夫結合自身體驗與生活習慣,總結出他終身持之以恆的十項養生秘訣,即“浴日光,暢空氣,慎飲食,重整潔,勤勞動,善休息,適環境,正思慮,調七情,節嗜欲。”
本沒有上過大學,又未去國外鍍金的陳果夫,竟然還是終日筆耕不輟,成了多才多藝的文士。除了大量地撰寫官樣文章之外,還構思寫小說。出版了《陳果夫小說集》,創作了10部電影劇本,創作40多首歌曲,結集成《陳果夫歌曲集》出版。
陳果夫故去后,台灣正中書局將陳果夫一生所寫出的文稿,結集成10卷本《陳果夫先生全集》出版,約計190萬字。由此胡適評論陳果夫是“中國近代史上,不學有術的奇人。”
***-----------------------------------------------------------------------***
「小西瓜」上長庚中醫 圓兒時「扎針」夢
摘錄自:2017/03/08 民視新聞【民視新聞林姍亭、李澤民台北報導】過去曾在「百萬小學堂」有亮眼表現的小西瓜廖書嫺,學測考出74分超亮眼成績,昨天(7日)繁星放榜,她確定錄取第一志願長庚中醫,其實依分數原本可以上更好的醫學系,但她說,小時候生病看中醫,難忘針灸的神奇,因此立志長大成為一名女中醫。
百萬小學堂小西瓜裡高喊,選我選我,這次真的被選到了,上回學測考了74學分,等到繁星結果出爐,放榜第一時間,因為沒有智慧手機,還慌張的和同學借手機查詢,榜單果然出現自己的名字。
百萬小學堂「小西瓜」廖書嫻:「本來不抱太大期望,只是想多個機會,所以昨天看到成績出來,蠻出乎意料之外,但是也很開心。」
實在好緊張,因為真的好想念中醫啊,為了這個,先前小西瓜還特地查詢歷年的錄取門檻,發現長庚中醫校排名要1%,讓校排2%的她超級忐忑,這麼堅持,竟然是這個原因。廖書嫻:「那時候是因為手受傷,所以去針灸,就覺得那個針刺下去,就酸酸麻麻的,然後手就變好了,這個裡面機制,是蠻神奇的。」
廖書嫻拿下將74級分近滿分好成績,其實還能申請上更好的醫學系,但她堅持非中醫不念,台灣僅有中國醫大與長庚,連老師都說她很執著、謙虛,未來這段空檔,她也發揮學堂精神,先買書來溫習中醫,畢竟這回真的被「選到」了,當然要全力以赴
***--------------------------------------------------------------------***
靠中藥救逾百童 澎湖70年中藥房剩他苦撐
摘錄自:2019/01/12  中央社【中央社記者張茗喧台北12日電)】老師傅陳金生70年前在澎湖開設金生堂藥舖,靠中藥救活上百名孩子,人潮絡繹不絕,如今鐫刻的招牌依然清晰,卻只剩年近60歲的兒子獨守老藥舖,感嘆哪天他不在了,店也就沒了。
位於馬公市最南端山水里一處三合院的「金生堂藥舖」,是1890年以硓古石材搭建而成,1947年由陳金生創立「金生堂藥舖」,守護山水里居民健康超過數十個春秋,也見證澎湖中藥房的百年興衰,如今由小兒子陳八龍接手。
陳金生1916年生於澎湖,13歲時赴台南向開立中藥房的叔叔學習書寫,一心想傳承中藥技藝的叔叔,索性將陳金生視為徒弟,告訴他若要學寫字、一定要先學習藥方,從認識藥材學起,漸漸學出興趣。
陳八龍告訴中央社記者,那時身為中藥房學徒可不輕鬆,早年沒有機器,磨藥粉都得靠人力,先把藥材放進像船一樣的「藥船」裡,再用雙腳用力推動石造的碾輪,沒磨好就是一頓打,熬了10多年終於出師,重返澎湖。
陳金生回到澎湖後並沒有馬上開設中藥房,而是好一陣子在打魚,直到有一年天狗熱(即登革熱)突然在澎湖引發大流行,大批村民染病卻無醫師可治,陳金生替村民看診開立藥方,許多人的病就此好轉,「金生堂藥舖」就此誕生。
陳八龍回憶,在以前醫療不普及的年代,澎湖的醫療資源更是貧瘠,因此父親不只賣中藥也替居民看病,救活上百名孩子,在鄰里間可是「響噹噹的人物」,大家都很尊敬他,每天早上一開門,看診、抓藥的人從三合院最深處一路排到門外。
半夜孩子身體不適,許多父母不知上哪找醫生,也會到藥舖敲門,父親總是二話不說、騎著腳踏車就出去看病,幫忙抓個筋、開個藥,讓孩子好睡,也讓父母放心,即便家境貧困付不出看病錢也不介意,因此不時有患者上門送來剛捕撈到的漁獲表達謝意。
陳八龍笑說,有一次哥哥和鄰居孩子打架,對方的長輩得知是金生堂藥舖家的孩子,帶著孩子到家中向父親賠不是,並訓斥孩子「你今天能站這裡,都是有他們家的爸爸」,村民對陳金生的尊敬可見一斑。
父執輩傳下來的治病秘方也令他印象深刻,記得以前有患者扁桃腺發炎,「用藥粉一吹就不腫了」,又或是有孩子的舌頭下面又長了小舌頭,只要將特定的藥粉敷上,小舌頭就會漸漸不見,這些秘方他至今仍留著,卻已無用武之地。
老房子即便歷經百年風霜,鐫刻在門楣上的「金生堂藥舖」仍清晰可見,陳八龍語帶驕傲地說,「這種刻在牆上的中藥房招牌,整個澎湖大概找不到了」,大門兩旁刻著叔父親筆提的對聯,寫著「金橘井中宛然妙藥,生林杏內無異靈丹」,彷彿能見到往日榮景。
店裡的木頭長椅、原木打造的百草櫃,處處透露著歲月的痕跡,陳八龍說,這些用具從中藥房創立至今從未換過,「以前還有古董商看上這百草櫃,要用新的跟我換,我都不要」。
說到這裡,陳八龍嘆了口氣說,現在看病太方便了,會吃中藥的人愈來愈少,政府也沒有作為、放任中藥沒落凋零,只會三不五時來檢查有沒有賣禁藥,曾經人潮絡繹不絕的百年老厝,「現在3天沒有1個人」。
以前父親可以靠著開中藥房養活一家8個孩子,如今一個月連5000元都賺不到,別說是養家了,連養活自己都難,「怎麼敢叫兒女留下來接班」。
年屆60歲的陳八龍說,他從小就在家裡跟著爸爸學中藥,從未離開這個家,習慣了中藥房的味道,也懷念父親冬天燉的藥膳湯,他之所以撐著這家店,只是不願意父親的招牌在他這一代消失,但也擔心「哪天要是我不在了,這家店也就沒了」。(編輯:陳清芳)
***--------------------------------------------------------------------***
堅持古法製藥不畏苦 熱血兄弟堅持傳承
摘錄自:2019/01/12  中央社【中央社記者張茗喧台北12日電】來自基隆的阿斌、阿聖兄弟檔是中藥房第二代,兩人從小就在木製百草櫃、各種藥材中穿梭玩耍,一說起中藥、炮製技術,兄弟倆眼眸閃爍,一開口就有說不完的「中藥經」。
今年36歲的哥哥阿斌回憶,從有記憶以來,家裡的中藥房幾乎全年無休,隔壁是雜貨店,中藥房跟著順勢成為街頭巷尾的「八卦交換中心」,連警察換班經過都會進來坐坐,10多坪店鋪,有人進來吹電扇等公車、有婆婆媽媽來聊天或「借放」小孩,木製長椅一位難求。
阿斌笑說,很多外地人看到店裡熱鬧滾滾,經常誤以為是雜貨店,進來一開口就要買雞蛋、買鹽巴,鬧出不少笑話。社區大小事,他們總是第一個知道,「中藥房的存在不像便利商店,買完東西就走人,而是許多人們的情感寄託,這也是中藥房最珍貴的地方」。
《吃人參洗蚯蚓 中藥房孩子獨有的童年回憶》兄弟倆記憶裡的中藥房,總是充滿百草櫃的木頭香氣,甘草、黃耆,甚至高麗參都是兩人最愛的零食。從小幫忙洗藥材、挑藥材的兩人,東吃吃、西嚐嚐,爸媽也時常煮藥膳給全家人進補,練就兄弟倆不怕冷的好體質。
然而,身為中藥房家的孩子並不全是這麼美好,阿斌說,每天放學後同學都會相約出去玩,他們則必須回家幫忙,學著認識藥材、切當歸、炒中藥,除了過年走親戚,其他時間都得待在中藥房裡。
「前一天炒的藥材,決定我隔天的人緣好不好」,阿斌笑說,炒杜仲的時候,那個煙又黑又大,遠遠看來就像火燒厝,老有消防車趕著來滅火,才發現是烏龍一場,一大鍋杜仲得從白天炒到晚上,炒得整個臉都是黑色的,整條街在「鏘鏘鏘鏘」聲中過上一天。
有趣的是,炒杜仲雖然又吵又煙霧瀰漫,但那股香氣,總讓街坊鄰居聞香而來順便買點藥材回家燉。阿斌說,他常趁爸爸不注意,偷抓一把鍋邊的杜仲灰往身上抹,隔天同學就會特別喜歡找他聊天,戲稱這是「中藥房孩子的香水」。
相反地,要是前一天處理的藥材是「地龍」,隔天同學們遠遠地就會知道「阿斌來了」,肯定退避三舍。地龍就是蚯蚓,買來後得先用石灰悶死、烘乾、清理內臟,石灰和砂土都得搓洗乾淨,只留下一層皮並曬乾。
「洗地龍真的是童年最痛苦的回憶」,阿斌皺了皺眉頭苦笑道,洗蚯蚓的水又黑又腥臭,一次還要洗5斤以上,沒洗完不准吃飯,好不容易洗完了,筷子一拿起來,鼻腔裡全是地龍味。
早年每到立冬,絕對是中藥房一年當中最忙碌的日子,全家人提早2週備料,以前因為看病貴,人們很捨得在食補上花錢,每個客人進門一抓至少10、20帖藥,每天都大排長龍,一頓午餐經常吃到晚餐還沒吃完。
《中藥房看不見未來 炮製技術恐走入歷史》中藥房工作看來辛苦,但「再辛苦都沒有爸爸那一代辛苦」,弟弟阿聖說。早年藥材大多靠走私、得來不易,價格也相當昂貴,學徒們白天跟著師傅學做中藥,做的不夠好被踹、被打都是家常便飯,到了晚上就睡在百草櫃旁的木板上兼當保全,每月能拿到幾塊錢作為零用錢已是學徒的「小確幸」,箇中辛苦非外人能想像。
阿聖說,爸爸開業後,曾收過幾名學徒,大多耐不住早起、晚睡、粗活多的辛苦生活,做沒多久就離開。
師徒制在中藥文化傳承中扮演重要角色,但多年來屢遭批判,被質疑缺乏理論基礎,工作又辛苦,更沒有人願意學,藥材炮製、獨門技術面臨傳承中斷。
民國82年「藥事法」修法,明訂只有中醫師、曾修習中藥課程的藥師或藥劑生才能從事中藥販售業務,正式宣告中藥房的學徒文化走入歷史。
很多人認為,開中藥房不就是買賣藥材嗎?其實中藥房裡處處都是學問,除了要懂藥材,每個師傅都有各自的拿手絕活,有的擅長做九蒸九曬熟地、祖傳的酒洗當歸,有的則會做即將失傳的「水泛丸」。
阿斌說,「辨識藥材」是每一個中藥房學徒必學的基本功,舉例來說,黃精、肉蓯蓉、何首烏、生地、熟地等藥材外表看起來都是黑黑一塊,但做中藥房的只要聞氣味、摸質地就能分辨其中差異,更厲害的甚至用看的就能分辨,還得瞭解每一種藥材的毒性、藥性。
「炮製」更是門神奇的技術,中藥材經過蜜製、酒製、鹽水製等炮製過程,藥性也可能出現巨大轉變,同樣是大黃,生大黃會讓人拉肚子、酒製大黃則可止瀉顧胃,不同的炮製工序,賦予藥材不同的藥性。
又像是名貴的藥材附子,若沒經過炮製,生附子含有劇毒,經過炮製、炒熟,則搖身一變成為強身健體的藥材。
老一輩常說「100種藥材有200種炮製法」所言不假,經過數百年流傳下來的炮製學技藝,雖有文字記載且完全公開,但都只是基本架構,只有學徒才知道實作過程中的關鍵「眉角」。
以炒白朮為例,書上只教人洗、浸潤、切片,風乾後再用紅土炒,炮製能降低對腸胃的刺激、讓藥性入脾,但到底要怎麼洗、潤到多軟才能切,炒紅土時火該多大、炒到什麼狀態算是完成,全仰賴先人的經驗傳承。
除了炮製,藥材的切工也是一大學問,阿聖拿出用了10多年、刀刃只剩下一半的菜刀,熟練地切起黨參,每一片厚度、大小都幾乎一模一樣。
「基本上,光看刀工就知道是哪一家賣的黨參」,他們家習慣切成大面積的片狀,可加速煮出藥效,曾有客人拿了切成段的黨參來退貨,一比就發現根本是別家的,然而隨中藥房沒落,阿聖也嘆道:「手切藥材技術應該10年內就會消失,以後只買得到機器切的了。」
窩在中藥房的日子一轉眼30多年,兄弟倆漸漸被老客人認可,堅持手切、古法炮製藥材,擦亮父親經營40多年的中藥房招牌,讓兩人驚覺「終於有人明白我們對中藥的付出」,這樣的成就感支持兩人一路走到今天。
《中藥房二代接班路迢迢 老師傅過世招牌跟著拆》民國82年衛生署宣布修正「藥事法」第103條,訂定傳統中藥業者的落日條款,只有當時合法經營中藥房的業者,才可繼續中藥材販賣業務。
此後,若想經營中藥房,進行調配固有成方、調劑中醫師處方藥品等業務,必須修習一定中藥課程,並且經過國家考試及格,才能從事這些工作,但至今仍沒設立任何國家考試,中藥房二代無法接班,每一名老師傅過世、招牌就得拆下,讓台灣中藥房文化走向凋零。
根據中藥商同業公會統計,82年全台中藥房約有1萬5000多家,每年以200至300家的速度逐漸消失,截至今年,全台只剩下8000多家。
正因如此,很多中藥房子弟索性早早轉行,也不願承接家業。阿斌說,學了再多中藥炮製技術,也不能開店、沒有收入,學了做什麼?很多同業長輩認為既然沒有未來,叫孩子乾脆別學了,畢竟「理想不能當飯吃」,在中藥文化式微的現在,一家5口根本很難靠一家店的收入活下去,不如轉換跑道、重新開始。
阿斌坦言,5、6年前曾想過轉行,認為自己空有滿身中藥技術,卻得不到任何專業認證,「但我30幾年的人生都在中藥房,不做中藥,還能做什麼」,和弟弟抱著一線希望,希望等到政府開放中藥技術士或國家考試的那一天,才能對一生奉獻給中藥的爸爸有所交代。(編輯:陳清芳)
***-----------------------------------------------------------------------***
〈台北都會〉三峽老街四代藥房 恐將「失傳」
摘錄自:2016/03/20 自由時報【記者翁聿煌/新北報導】新北市三峽老街上的「元春大藥房」,以「父傳子」方式開業至今一百六十年,現任老闆陳瑞穗已經七十三歲,依藥事法新規定,藥房無法再「傳」給後代,老藥房將隨著他退休吹熄燈號,但陳瑞穗對老藥房充滿回憶和感情,希望能成為三峽永遠的歷史文化記憶。
陳瑞穗說,他的高祖陳緒燦於清嘉慶年間來台,在三峽落腳,第一代和第二代在土地公溪養鴨為生,存到一些錢,送第三代陳添恩到福州習醫,返台後就在三峽老街行醫,經營的「元春大藥房」成為三峽老街第一家藥房。
四代以來,每位陳醫師都與鄉親關係密切,身體有不舒服,就會到藥房找陳醫師聊聊、聽聽建議。陳瑞穗的父親陳錫欽在日治時期,還當過海山郡的民政課員,為地方排難解紛,深受敬重。
陳家的醫術和多種祖傳秘方,由曾祖父傳給祖父、父親,再傳給陳瑞穗。陳瑞穗從小看藥書、學醫理、開處方箋和抓藥,迄今接下家業已三十個年頭,不少年長鄉親身體微恙,還是習慣到元春大藥房買藥吃。
陳瑞穗笑說,早年靠中藥治病,不管是牙周病、痔瘡,還是鄉里械鬥被刀劍砍傷、火銃擊傷,藥房都有醫治配方或金創藥膏;治療老人家膀胱無力,則可用麻油炒豬肉的偏方;很多夫婦膝下猶虛,或生不出男丁,經他指導調理,最終都能如願以償。
老藥房充滿陳家四代的事業發展與人生成長回憶,陳瑞穗感嘆,依法規,開藥局要有醫師或藥師資格,無法以父傳子方式把藥房傳給子女,老藥房怕要在他手裡終結了,但是鐫刻在三峽老街上的「元春大藥房」招牌,將會是地方永遠的記憶!
***--------------------------------------------------------------------***
再也吃不到薑母鴨怎麼辦?中藥房每年消失200家 3爭議須盡速解決
摘錄自:2018/12/23  康健雜誌【文|謝懿安】上千名中藥業者上月前往衛福部抗議,法令明訂從事中藥販賣業務需通過國家考試,但20多年來未有定案,導致中藥房快速消失。考選部建議,衛福部在決定是否舉辦國家考試前,應規畫「中藥師制度」,讓有心投入中藥從業人員在現有管道外取得法定資格。如何解決中藥管理制度爭議,將是接下來的重點。
瓷杯裡的枸杞與菊花染出清淡茶色,光聞到氣味就舒暢;抑或是天氣一變、喉嚨癢,想來碗銀耳蓮子湯潤潤喉......。這些再熟悉不過的日常養生良方,都可在巷口中藥房買到。鼎盛時期全國1萬5000多家,但20多年來,如今關到剩9000多家,中藥房以每年200家至300家墜崖般速度消失,與尚未建立完善中藥管理制度有關。若再無取得共識,這片風景可能消失在你我生活中。
國內的中草藥市場規模有多大?你一定不相信,根據台灣經濟研究院生技中心統計,高達250億元,換算下來相當於手機市場的五分之一。根據衛福部調查,近七成民眾經常性使用中藥材;光是進口量,台灣經濟研究院統計,台灣一年進口多達3.3萬噸,平均每人每年消耗1.43公斤。
民眾最常買中藥的場所─中藥房,卻因為《藥事法》103條規範不明,引起各界爭議,其結果是,中藥房快速凋零,再拖下去,中藥房真的可能消失在我們的生活裡。
如何解決中藥房的經營資格是當務之急。目前爭議點有三:
《爭議1:誰可以經營中藥房?》
1974年前領執照的中藥商、1993年前列冊的中藥商,以及中醫師、藥師、藥劑生五大類,以前兩項為大宗。
然而,現在面臨的問題是,持照經營者老去,平均年齡61歲,執業時間26.4年,總家數從2008年超過1萬家,到2017年剩9000多家。有的收店,有的則是下一輩有心學習技藝傳承,但除了成為中醫師、藥師之外,沒有其他相關培訓或考試來取得經營資格,也成為中藥商走上街頭抗議的原因。
而中醫師、藥師真正投入傳統中藥房販賣中藥飲片的比例又少得可憐。衛福部統計至2014年底,中醫師駐店或兼管佔整體家數不到1%,藥師、藥劑生僅9%,無法有效挹注中藥產業。
《爭議2:新的資格如何取得?》
為因應新生人力,衛福部中醫藥司曾提出建立中藥材技術士的構想,除了中醫師、藥師等,還可以有其他認定資格的制度。然而,要採取勞動部的技能檢定,還是考試院的國家考試?考什麼、如何考才能兼顧工藝傳承以及藥學知識,保障產業發展與民眾用藥安全?仍有待討論。
《爭議3:中藥房定位?》
現行《藥事法》規定,除了中藥批發、零售、輸入、輸出,中藥販賣業務範圍還包括:「不含毒劇中藥材或依固有成方調配而成之傳統丸、散、膏、丹及煎藥。」2017年衛福部預告的修正草案中,各界對於新生人力能否調配藥方的業務未達共識。
中醫師與藥師認為,這項涉及中醫的診斷權與藥師的調劑權,藥性的專業知識、用藥適當性評估都是專業,影響民眾用藥安全,反對此業務內容。但針對是否要另有「中藥師」的訂定,兩方看法也不一。
中藥商則表示,這才是他們技藝的精髓,且能配合消費者需求製作,例如代客煎四物湯,或是依需求做成藥丸,屬過往主要業務之一,仍然希望有方式保留。
上述中藥販賣從業人員的新生方式與業務範圍的模糊,導致新制度難建立。長庚大學中醫學系兼任副教授楊榮季指出,亞洲各國的中醫藥發展各自不同,台灣也難有前例可循。但整體而言,想要提升中藥水平,仍應建立符合實務的教、考、訓、用制度給予資格認證,持續提升專業、與外界接軌,才是永久之道。
衛福部於近日表示,將在3個月內做出解釋,討論中藥管理與執業方向。唯有清楚中醫師、藥師、中藥商彼此分工,中醫藥各界共同合作,讓台灣成為合格安全的中藥基地,把千年特有的藥食文化保存下來,才是民眾之福。別讓天冷暖身的薑母鴨,或是做月子用的補身藥膳,只存留在回憶中。中藥房經營資格爭議,不能再拖。
***-----------------------------------------------------------------------***
自由開講》「師徒制」有罪嗎?傳統中藥房該被趕盡殺絕嗎?
摘錄自:2017/03/28 自由時報【唐靈芝】中國2016年12月25日通過首部《中醫藥法》:「國家發展中醫藥師承教育,支持有豐富臨床經驗和技術專長的中醫醫師、中藥專業技術人員在執業、業務活動中帶徒授業…。」中國已承認「師徒制」在傳統中醫藥學人才培育上的重要性。
反觀台灣最近因中藥技術士修法一事,中西藥界爭論不休。到底師徒制和學校教育制何種較好?其實各有優缺點,中藥房師徒制擁有豐富實務經驗,藥師學校教育制擁有現代理論基礎。在中藥發展上理論和實務缺一不可,實應以各自優勢相互合作,一方面傳承千年老祖宗智慧,一方面以現代化方式發揚光大,如此中藥產業才能紮深根,枝葉生長茂密。
數十年台灣在中西醫藥上嚴重失衡,因政府重西輕中,主管機關官員並非出身於正統中醫藥體系。而且因政府行政怠惰使傳統中藥房嚴重衰退,雖有藥師加修16個中藥學分便可兼營中藥,但40幾年來藥師真正投入中藥產業比例超低;雖有師徒制能承接傳統,但又缺乏符合師徒制的合法管道。
2015年一份1.8萬人問卷調查,99%以上民眾不希望中藥房在台灣消失,這表示台灣人民對中藥房傳統產業仍有一定程度信賴和需求,實在不宜以「傳統」來封殺中藥房對人民的貢獻。
中西藥局兼營中藥的藥師和中藥房皆可賣中藥,但是兩者所販賣的中藥類型差異甚大。中西藥局同時賣中西藥,但大多還是以西藥為主,販售的中藥種類較少(以中藥成藥為主)。而中藥房專營中藥,百草櫃能提供更多中藥材,也保留更多傳統技能為民眾提供客製化服務。中藥房學徒透過大量實務經驗,加上中藥技術士考試認證,便能認證其能力足以提供民眾中藥房的專業服務。
衷心期望政府儘速成立中藥學系教考訓用培育中藥師,成立中藥技術士考試認證,以保有師徒制的優勢。中醫師、中藥師、中藥技術士三者合作,完整建立中藥專業人才培訓管道,方能傳承千年優良傳統中藥並加以發揚光大,造福更多民眾。(作者為台灣中藥從業青年權益促進會秘書長兼發言人)

***-----------------------------------------------------------------------***
20多年拿不到執照 2千中藥商怒吼求活路
摘錄自:2018/11/06  蘋果日報【林芳如/台北報導】傳統中藥行日漸凋零,鼎盛時期全國1萬5000多家,如今關到剩9000多家,今日近2000多名中藥行從業人員聚集到衛福部抗議,痛批政府20多年來未曾發放任何一張執照,導致人才斷層。民眾一度衝撞警方,衛福部長陳時中出面接下陳情,允諾3個月內釐清藥事法第103條疑慮,未來盡速提出解決方案。
 根據藥事法第103條規定,1993年2月5日前曾經中央衛生主管機關審核,予以列冊登記者,或領有經營中藥證明文件之中藥從業人員,並修習中藥課程達適當標準,得繼續經營中藥販賣業務。
 然而台灣中藥從業青年權益促進會理事長古承蒲指出,自1993年後,即便修習了至少162小時相關課程,政府卻沒有開辦任何國家考試,無法取得執照。中藥行幾乎以每年300家的速度銳減,目前擁有合法經營執照的老一輩已年屆65~80歲,下一代遲遲無法獲得執照,一旦老人家過世,中藥房就得結束營業,否而違法挨罰。
 中藥商業同業公會全國聯合會前任理事長徐慶松表示,如果中藥行第二代想要繼續經營,只能聘請通過國家檢定考試的中藥師、中醫師,否則只能關門。然而,聘請中藥師、中醫師,每月需支付3~5萬元薪資,不符成本,甚至有錢也請不到人,因為中醫師看診收入更優渥。
 中藥房第二代媳婦陳淑茹表示,公公經營38年,如今已60多歲,她積極參與衛福部開辦的各種中藥人員培訓課程,並取得結業證書,但上了那麼多課,依然拿不到合法經營執照。古承蒲疾呼,請衛福部給中藥行業者一個取得經營執照的機會,不管是考試、教育、培訓通通支持。
 衛福部長陳時中表示,今日陳情為長久懸而未決問題,針對藥事法第103條第2項及第4項條文之爭議,乃各界對法律條文見解不同所致,應由法律見解來釐清,否則任何行政措施難以往下進行。
 此外,究竟目前藥師所修習的學分是否足以執行中藥業務,也存在爭議,中醫師公會希望建立中藥師制度,長遠來看需要回到正軌。3個月內將找法律專家釐清法條內容問題,之後再盡快提出解決方案,政府有誠意解決問題,但要一層一層來。
***-----------------------------------------------------------------------***
名人最愛「慶餘堂」 又因枇杷膏被起訴
摘錄自:2016/11/23  蘋果日報【呂志明/台北報導】不少主播、藝人愛用的慶餘堂枇杷膏,之前因為被檢舉無照販賣具有中藥成分的止咳枇杷膏,負責人郭豐裕2014年4月被依違反《藥事法》判刑4月、緩刑2年,慶餘堂還被罰款6萬元。沒想到,緩刑期滿後,慶餘堂仍持續販售枇杷膏,又被檢舉,台北地檢署再次依違反《藥事法》將高齡80多歲的郭豐裕及慶餘堂起訴。
慶餘堂1912年創立於上海,1950年隨政府到台北重新開業至今,標榜藥材道地、不添加西藥或防腐劑,配製藥方中,以枇杷膏最出名,號稱專治久咳與 「燒聲(台語)」,常客包括親民黨主席宋楚瑜、鴻海集團郭台銘、台積電張忠謀,演藝圈也有不少人靠這味藥方保養嗓子,例如張小燕、庾澄慶。
過去慶餘堂也曾因屢遭鄰居檢舉熬藥過程散發異味,被台北市政府環保局認定「異味污染物」數值超標,要求負責人郭豐裕限期改善並罰鍰10萬元。
由於枇杷膏屬藥品,依規定需領有工廠登記證及製造業藥商許可執照,才能量產販售,慶餘堂一直沒有申領執照,已被北市衛生局多次裁罰。而慶餘堂已被檢舉多次,也曾被台北市衛生局裁罰3萬元,因慶餘堂又不聽勸導,北市衛生局因此將全案函送台北地檢署,檢察官認定慶餘堂違反《藥事法》屬實,將負責人郭豐裕以製造偽藥罪起訴,2014年法院考量郭豐裕年事已高又無前科,判刑4月、並給予緩刑2年。但郭豐裕被判刑後仍繼續熬製具有中藥成分的止咳枇杷膏販售販售,因此再度遭到民眾檢舉。
北檢收案後,再次傳喚高齡80多歲的郭老先生到案,郭辯稱他都是接到特定客戶的訂購,才製作枇杷膏,並未違反《藥事法》的相關規定,但檢察官查出,慶餘堂販售的對象是不特定的客戶,因此認為郭再次觸法將他起訴。 業者不願多談,只強調「民不與官鬥」,會循法律途徑解決,如果真的不行,大不了以後不賣了。
******
無照製售枇杷膏 慶餘堂負責人被起訴
摘錄自:2011/09/08 自由時報【社會中心/綜合報導】  位在台北市信義路二段的慶餘堂,民國二年由郭家在上海開設,後來轉往杭州設廠,三十八年郭家移居台灣,販售的枇杷膏最為知名,被不少人視為護嗓良方,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親民黨主席宋楚瑜都是慶餘堂枇杷膏愛用者;綜藝圈大咖「歌神」張學友,幾年前來台演出「雪狼湖」,也是拿慶餘堂枇杷膏護嗓。
慶餘堂枇杷膏從幾年前每瓶四百五十元漲到四百八十元後,今年七月一日起又漲到每瓶五百元,雖然不便宜,但依然受歡迎,購買者眾。
不過,台北市衛生局近年來陸續接獲民眾檢舉慶餘堂違規製藥,衛生局認為慶餘堂沒有製造業藥商許可執照,卻大量熬煮藥材,九十五年間先以擅自調配藥品裁罰三萬元,後來又因提煉過程每批4天,長時間熬煮發出異味,因屢遭鄰居檢舉,遭台北市環保局開罰十萬元。由於慶餘堂始終未取得工廠登記證,衛生局今年一月前往稽查,當場發現業者繼續以鋼桶熬煮枇杷膏並販售,又罰三萬元,並要求停止製藥。
慶餘堂不服提出行政訴訟,認為他們的枇杷膏是遵循古法,用桶泡調配製作,非大量生產,不需要工廠執照;不過法院認為,慶餘堂枇杷膏已是加工生產,需取得工廠登記和製造商許可,判慶餘堂敗訴。
對於外界將慶餘堂與清朝著名的紅頂商人胡雪巖聯想在一起,這名店員表示,胡雪巖是「胡慶餘堂」,他們是「慶餘堂」,雖然兩家店都有賣枇杷膏,但是彼此沒有關係。
***--------------------------------------------------------------------***
泰國草藥治皮膚病?研究有新發現
摘錄自:2015/11/19 華人健康網【華人健康網文字提供/ELSEVIER全球醫藥新知】泰國具有豐富的生物多樣性,許多自然產物和草藥被發現可以用來治療疾病。
一項研究發表在《Journal of Herbal Medicine》,為了瞭解運用在帶狀皰疹和疥瘡等常見皮膚病的草藥配方、組成、準備、特性、治療方法,研究者利用半結構式訪談法訪問在泰國北大年府 (Pattani)、惹拉府 (Yala) 與陶公府 (Narathiwat) 的10位治療師。
研究結果發現,42種多品種配方和30種單一品種配方已經被用來治療22種皮膚病,這些配方由54種植物和8種化學成份組成。最常見的成份與可治療的皮膚病為:Senna alata治療金錢癬和汗斑,Areca catechu治療帶狀皰疹,Knema globularia治療疥瘡,Tamarindusindica治療不明原因的搔癢。
另外進行文獻回顧,有36種植物已經被開發認識其藥理特性,但還有18種藥性植物從未被研究過,因此需要更多的研究,幫助瞭解其組成,以運用在維護公眾健康上。研究刊登在《Journal of Herbal Medicine》:Available online 24 October 2015, In Press.
***-----------------------------------------------------------------------***
各類草藥茶、酊劑、膏之做法
一、一般原則
草茶:草藥一茶匙,用熱開水沖泡一杯,浸30秒,將草藥濾出即成。若是藥根或較難釋出成份的草藥,先以冷水浸12小時後,再徐徐加溫至沸騰。
            一天多杯者,可一次沖足,裝保溫瓶中。
藥洗:藥匙數/滾水公升數,浸30秒,將草藥濾出即成。潤絲精製法相同
坐浴:心臟部位在水面之上,泡20min,不必擦乾,穿浴袍上床休息,約1h汗自出。
吸劑:將一滿匙藥置容器中,倒入1L熱開水,以毛巾裹頭,吸收蒸氣。
糖漿:淨鮮藥,與未精製蔗糖一層層交錯鋪陳於玻璃或陶瓷容器中,待浸漬沈澱下陷,再續陳疊至完全填滿,以數層塑膠膜將瓶口密封至不透氣,埋花園土中
           ,瓶口上置一塊木板,防塑膠膜刺破。藉地熱的溫和,將藥物與蔗糖混合發酵,八星期後取出,將糖漿倒進大鍋慢慢煮至沸,待冷卻倒進瓶中。
酊劑:按草藥量將裝入玻璃瓶,填入酒精濃度38~40%的穀類酒
          (若酒精濃度過高,具輕微腐蝕性,會造成皮膚發炎或受傷,破損皮膚切勿使用。因此要以冷開水稀釋後才來當酊液。),將藥物全浸在酒中,密封後置溫暖處數星期。
藥酒:白酒0.25L與草藥一大把,煮沸短暫,將草藥濾出。為一天量,間隔一定時間使用,每次喝一小口。
藥油:按草藥量將裝入玻璃瓶,填入食用油,將藥物全浸在油中,密封後置溫暖處數星期,濾出藥物,並將藥物所含之油擰出,去渣。
藥膏:純豬油入鍋加熱融化,將草藥混入油中攪勻,以溫火慢煮至沸騰,即可移開火爐,加上鍋蓋,置一夜待其自然冷卻。
            再次以溫火加熱至油脂可流透乾淨的細薄棉布,以棉布濾之,確定所有藥草汁液都已混入油中,然後倒入有螺紋的廣口瓶中,貯放在冰箱。
敷藥:淨鮮藥,輾漿狀,逕敷患處,輕覆布。
敷布:將藥置篩中加熱至沸騰灼燙,以紗布包之,直接搵在患處,再以一塊布綁上,不可太緊,可敷數小時,或臨睡前敷,過夜。
*    用藥須知
乾藥草一匙量,鮮藥就要一滿手把。(鮮藥比乾藥更具效力)
一病出現數種症狀時,鳩合各症狀專治草藥一起浸泡,製成草藥茶綜合劑,不必分別浸泡。(各藥自會到正確的位置,處理自己專屬的治療,彼此間不會造成藥性牴牾與中和,這就是天然草藥的特性)
一天的劑量,切記不可一次喝完,要分開飲用,一口一口慢慢啜飲,比一次猛飲來得有效。
在流感季節,於茶或飲料中加入幾滴瑞典甘汁,是很好的方法。
劑量過高(藥的濃度過高),不會造成身體的不適,也無法提高、加速療效,故劑量適當,最合乎經濟效益,不會造成資源浪費。
治草藥茶不能用煮沸草藥或剛煮沸滾開的水沖泡,否則會破壞草藥所含有效物質成分。
坐浴或全浴後,要上床休息,會自然排出一身汗。

海上仙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