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千公里西藏大逃亡! 藏人為生存冒險穿越喜馬拉雅山★啥是「西瓜辦」?大陸山塞政府 好怪★陸客亞航「暴走」細節曝光 弄哭空姐走道滿是殘渣★央視前主播:9成女主播都被高官睡過★日網友看兩岸中文差異 怎麼會有「大便勿丟垃圾桶」?★現生現賣 山東破獲販嬰工廠★陸男跪地乞 病母躺地竟是「租」來的★法迎6400人陸企團狠撈4.5億★異議人士驚「監控無孔不入」 中國力推實名制與臉部辨識★

 

為何「今日香港明日台灣」 鄉民報你知 (大陸奇聞軼事5)
2014/09/29 蘋果日報【廖梓翔/綜合報導】香港「和平佔中」公民運動,逾萬民眾不畏強勢武力就是要站出來,香港公民力爭權益,台灣哪能事不關己!有網友昨深夜PO出「為什麼今日香港 明日台灣?」詳解兩者關聯,今成為網路瘋傳文章。
鄉民KingKingCold在PTT八卦板提到,當香港與澳門分別在1997、1998年歸還後,對中華人民共和國而言,香港跟澳門是回歸的領土,而台灣是自日本無條件投降的那天開始,就已經是中國的領土了,雖然中國也知道事實不是如此,但是他們阿Q的情感上依舊如此認知,所以一直在考慮如何達成「實質上的統一」。
所以他們選擇以香港做為台灣的實驗樣板。當時英國歸還香港時,中華人民共和國承諾「一國兩制,香港成為行政特區,香港擁有完整治權,主權雖然歸中,但是港人治港,五十年不變。」與「2017年之前,開放特區首長民選,讓香港人擁有特區內的民主自由。」
KingKingCold認為,這兩項承諾等於在告訴台灣「我們就是這麼NICE,只要大家同一國」。雖然大多數的人都清楚「中國人的話可以信,大便都可以吃」,但是當初與中華人民共和國談契約的是英國人,他們不清楚「中國人的恥度跟硬凹程度有多麼令人嘆為觀止」。
而香港在回歸後,中國人承諾的五十年不變,KingKingCold表示「早就變了,中國控制香港水源,東江水已成香港的命脈,現在還想染指能源,以廣東控制香港的電力」,政治方面也是如此「香港人終於發現,中國人是不講信用的,特區政府首長竟是中南海的人選,能選特首的人民代表都是經過中共核可的,換句話說,香港特首根本就是中南海的傀儡。」
KingKingCold也解釋這次佔中事件的原因,一來是,這些年香港已被大量來自中國的新移民給佔領,「萬一要選舉,這些人是不會替香港人的民主自由貢獻一份心力」,二來是2017年的可票選的特首人選「全是中共所指派的」,讓許多香港人認為「被鬼一國兩制白皮書騙了17年」,KingKingCold表示「罷課、學運、到現在的佔中,就是在為2017年香港人能有真正的普選所做出的抗爭。」
而台灣為何要以香港為戒?KingKingCold表示「因為如果我們做最壞的打算,台灣未來就會是一國兩制白皮書的下一個受害者」、「上個禮拜,習近平接見台灣以新黨郁慕明為首的統派團體,與會中,習近平就說出一國兩制統一中國」、「馬英九上周才跟德國人講,要仿效東西德統一的模式,讓台灣終極統一。」
KingKingCold認為「中共從來沒有放棄以一國兩制這塊裹著糖衣的毒藥。」但是台灣人「明明處於四面楚歌,草木皆兵的處境,國民卻掩耳盜鈴,卻粉飾太平,矇上眼睛,就已為看不見;捂住耳朵,就以為聽不到。」
KingKingCold文中指出「努力大喊今日香港,明日台灣,是因為我們不想看著明日的台灣,成為今日的香港」、「也許你遲鈍地認為這是國外事務、他國的內政問題,我只想告訴你,民主的價值、自由的意義、人權的重要,這些東西是普世價值,是不分國界的。」
KingKingCold的PO文,讓不少鄉民認為「好文」、「長知識」、「這文講太好了!」但是文中所提到台灣目前的處境,鄉民就留言表示「現在還有選擇權的不抵抗,等統一後也無能為力了」、「這些人不是搞不懂,而是政治的顏色讓他選擇忽視罷了」、「香港當年無法選擇被中國併吞,但台灣卻有一堆人是傻到當睜眼瞎子,就算再慘痛的前例在以前在現在,他們都視而不見。」國際媒體持續關注佔中行動,《紐約時報》社論中甚至寫出,看到香港的情況,台灣民眾沒有理由相信北京一再堅持的一國兩制。
******

銅鑼灣書店5人遭綁架 港支聯會將向UN申請「強迫失踪」調查
摘錄自:2016/01/08 民報【作者許銘洲/綜合報導 | 民報】英國《獨立報》(The Independent)1月4日發表一篇專文,名為「當神秘失踪持續出現於香港,清楚表明英國必須裝作沒看見」(As mysterious disappearances in Hong Kong continue, it's clear that China expects the UK will turn a blind eye),內容開頭指出,當1997年香港移交之際,中國明白表示,香港「一國兩制」體制50年不變,可以持續至2047年;然而,不到20年光陰,香港的自由就快速遭到侵蝕。從去年10月至今,以出版禁書聞名的香港銅鑼灣書店及其母公司巨流傳媒公司,共有5位股東接連失蹤,被帶到中國審訊;最近一次的綁架事件發生於上週(12月30日),擁有英國籍的另一位股東李波,突然在香港神秘失踪。
《獨立報》專文指出,李波在本週一,從中國發出訊息,告訴妻子自己正在協助當局「配合調查」。銅鑼灣書店出版的禁書,被中共當局視為危險根源,其批評中共領導如何如何,往往成為,人們茶餘飯後說津津樂道的話題;李太太曾轉述李波先前的說法指出:「只要留在香港就是安全的」。那意味著,香港人可以在當地批評共產黨;然而,隨著包括李波在內的多起失踪事件,證明中共的黑色長手臂已越過大陸邊境,伸進香港。
《獨立報》專文指出,北京這隻「隱藏黑手」,不但打壓香港的言論、出版自由,還把黑手伸進校園內。就在今年元旦前夕,港政府悄悄任命李國章為香港大學副校長;至於,受到港大學生歡迎的另一位候選人,法學院教授陳文敏,則未能獲選。
香港1997年移交中國前夕,英國前總理柴契爾(Margaret Thatcher),曾就中國可能違背「保障香港生活方式50年不變」承諾,發表相關談話時,建議港人應「個案逐一,一遍又一遍,每天皆向中共施壓,這樣子就能迫使中國信守承諾」。如今,過了近20年,時間可以證明,英國鐵娘子當年的看法,似乎太過天真樂觀了。
專文於末了指出,如果中國當局,是這起李波及其它4名同事失踪事件的幕後主謀,香港的自由社會,從此宣告終了,中國將不會給香港擁有「自由治理」空間;英國也不會出面干預,港人只能靠自己站出來,挺身捍衛自由民主權益。
***-----------------------------------------------------------------------***
二千公里西藏大逃亡! 藏人為生存冒險穿越喜馬拉雅山
摘錄自:2015/11/25  ETtoday 【作者沃草報導】根據「西藏人權與民主促進中心」發表的人權報告指出,在2008年西藏不斷傳出自焚抗議的消息以前,光2007年就有大約2300名藏人選擇跟喜馬拉雅山險惡多變的天候搏鬥,冒著生命危險逃出西藏,前往印度尋找希望。2008年,中國政府開始嚴格管制邊境防止藏人逃亡,逃亡人數雖大幅下降,但仍有627人堅定出走。在台西藏人福利協會前會長根桑輪珠接受《沃草》專訪時說,藏人寧願冒著生命危險,穿越喜馬拉雅山,到達印度達蘭薩拉,展開近二千公里的大逃亡旅程,除了想見達賴喇嘛一面,更是為了找尋生存的機會。
【中國武力迫簽「和平協議」 和平自此遠離】1949年,中國共產黨「解放」了中華民國轄下絕大多數的領土,但實質控制範圍仍未及西藏、內蒙等地區。不過,當時甫成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立刻積極展開「統一」的軍事行動。1951年,在中共的軍事力量掌控西藏多個重要區域後,當時實質治理西藏的「噶廈政府」迫於武力,與中共簽下《和平解放西藏17條協定》,使得西藏開始受中國實質統治,卻也離和平的願望越來越遠。
7年後,因中國政府不斷加強對藏區的統治力量,藏人的身家財產和傳統生活方式受到嚴重衝擊,衝突越演越烈。1959年,中國政府更不斷以「欣賞歌舞」為由邀請第十四氏達賴喇嘛丹增嘉措赴約(就是現今世人熟知的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大批藏人因擔心他遭到中國政府綁架,於3月10日包圍其所在的夏宮羅布林卡勸阻赴約,不料,中國政府隨後展開鎮壓,數萬名藏人死於槍砲之下,也迫使達賴喇嘛與約八萬藏人逃往印度,西藏自此全面陷入中國政府的血腥高壓統治。而每年3月10日,也成為各地藏人及支持西藏自由人士紀念這段歷史的「西藏抗暴日」。
自西藏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轄下一省,中國當局即開始鼓勵漢人移民大量進入屯墾定居,且西藏雖名為自治區,但事實上卻沒有實質的自治權力,中國當局反而對西藏的宗教及政治系統進行更嚴密的干預及治理。由於宗教文化的特殊制度遭到嚴重破壞,加上漢人移居造成經濟上的擠壓,生活不只沒有自由更失去尊嚴,致使許多藏人寧願冒著生命危險,越過喜馬拉雅山脈進入尼泊爾,再輾轉到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印度達蘭薩拉。
【奔逃兩千公里 為自由也為生存】關於逃出西藏的過程,根桑輪珠於接受《沃草》訪問時道出自身的經驗。根桑輪珠生長在有六個兄弟姊妹的家庭,但因父母都是務農,家中經濟條件艱困。根桑輪珠說,家裡的空間不大,家人都睡在一起,小時候他常在準備睡覺時,聽到父母輕聲討論著,等孩子大了,應該要讓他們去達蘭撒拉會見達賴喇嘛,在那邊接受教育展開新生活。
根桑輪珠在13歲時取得父母同意,展開了前往達蘭薩拉的艱難旅程。他說,要通過這段路程,必須先到達西藏自治區首府拉薩,從那邊以步行的方式進入喜馬拉雅山區,經過大約20天的路程,才能抵達尼泊爾,因爲高山區天候、氣溫變化非常大,加上幾乎沒有可以避險的休息處所,有些人走累了就直接在路邊休息,結果因為失溫凍傷,最後必須截肢的事時有所聞。
即便路程艱險,且自2008年頻傳藏人抗議和自焚事件後,中國便嚴加管制邊境,增加哨所和軍警,但仍擋不住藏人逃亡的意志,每年仍有上百人願意涉險越過險峻高山、奔向達蘭薩拉。
根桑輪珠表示,到了達蘭薩拉後,流亡藏人會受達賴喇嘛接見,流亡政府會協助藏人辦理身分證明;如果是需要就學的青少年,可以選擇要學習專門技術,或是修行成為喇嘛,接受流亡當局安排的免費教育。根桑強調,藏人不顧路程危險逃離中國,是為了尋找更加公平穩定的生存機會。因為中國當局的壓迫,已讓西藏的人權陷入無以復加的惡況。

***-------------------------------------------------------------------***
啥是「西瓜辦」?大陸山塞政府 好怪
2014/07/01東森新聞【聯合報╱文/戴定國】新聞故事:中國山寨現象出名,名牌服飾、手機不稀奇,連政府都有「山寨版」。河南鄧州市三名小學學歷農民(張海新、馬香蘭、王良雙)認為政府無作為,宣布將當地市府撤銷,在2013年秋天宣布成立「新鄧州市人民政府」,招聘公務員,數名大學生寄履歷應徵。(註:山寨,泛指對知名或權威事物的模仿和冒充,多含有貶義。常用於電子產品領域。)
新政府就在「舊」政府對面,下有文渠鄉、高集鄉、汲灘鎮,職員服裝與警服類似,三人自任「局長」、「政委」、「黨組書記」。
近來徵地糾紛引起民怨,山寨政府成立「集體經濟組織」,為農民爭權益,阻止佔地行為。他們刻了數十枚印章,在數個月的執政裡,她與同是農民的馬香蘭、王良雙兩人以「鄧州市人民政府」的名義發下偽造的公文20多份、公告40多份,還受理多個鄉鎮農民的承包證申請資料共275件;推動「農村土地承包」,200多戶民眾申辦《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證書》。
後來,「新政府」發文制止未經他們核發證照的社區建案使事件曝光。這個陸媒口中的「假政府」並沒有維持太久,在2013年11月29日上午,張海新在屋內遭到逮捕,在那間屋子中她設置了「鄧州市政府辦公室」,並且用自己刻的印章發下不少的「公文」。三人依涉嫌偽造國家機關公文罪起訴。農民能「創新」到這個地步,司法機關也稱奇。

大陸政府機關的簡稱也很有創意。如大家熟知的「國台辦」,全名是「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那你聽過「西瓜辦」嗎?河南鄭州「西瓜辦」日前開了官方微博「微博@西瓜辦」」引來嘲諷,問「茄子咋(怎麼)辦?」
「西瓜辦」早在2006年成立,全名是「鄭州市西瓜銷售服務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只是沒設微博,讓大家「少見多怪」。「饅頭辦」更早在1998年成立,對饅頭生產實行審批制,需辦妥生產許可證。@西瓜辦成立後,網民吐槽,「荔枝和龍眼表示很不開心。早該成立燴麵辦。」
挖苦的發言不少,如「@人民網江蘇視窗」把西瓜辦的微博轉發給了「@南京發布(市府官方微博)」說:「南京會有鹽水鴨辦、鴨血粉絲辦嗎?」
「@金華晚報」說,「咱們大金華的『火腿辦』、『酥餅辦』、『佛手辦』呢?」大陸央視調查,瓜農得花錢買四個通行章才能進城,西瓜辦實為「收費辦」、「麻煩辦」。台灣縣市政府有「馬上辦」,名副其實,實際多了。
***-----------------------------------------------------------------------***
陸客亞航「暴走」細節曝光 弄哭空姐走道滿是殘渣
2014/12/13 ETtoday【大陸中心/綜合報導】一對大陸情侶在飛機上侮辱空姐、甚至對著空姐潑水,導致原本從泰國曼谷飛往南京的航機,飛到一半又折返回曼谷,讓大陸網友痛批「真是丟臉丟去國外!」涉案乘客在賠償、罰款後,已於12日返回大陸。
這架班機是亞洲航空從曼谷飛往南京(FD9101),11日晚間6點30分起飛。在微博傳出的這組照片中,穿制服的空姐不斷跟乘客交涉,後面還有其他機組人員上前關切。據了解,這對來自安徽的情侶疑似因為分開坐而不滿,後來女乘客竟然對空姐潑水,導致空姐委屈落淚,地上則滿是殘渣。
碰上陸客這一鬧,班機被迫折回曼谷,鬧事的男子不斷大喊要「炸飛機」,女子則揚言要自殺,乘客紛紛拿出手機紀錄。飛機抵達泰國後,這對鬧事情侶檔馬上被警方帶走調查,其他乘客則是搞到凌晨3點才回到南京。
《京華時報》找來一位同機乘客還原當天場景。乘客表示,當天登機後,2男2女要求空姐為其調座,「在其他乘客配合下,他們4人坐在一起,1男1女在前,另2人在後。」起飛不久,前排的男乘客向空姐提出要開水,「說他的女朋友要吃暈機藥」,空姐解釋,飛機剛起飛不方便提供熱水,該男子就將果殼、食物等倒在過道上然後亂踩。周圍乘客紛紛勸阻,「但他反而罵得越來越厲害。」
一名空姐送來開水,「廉價航空一般只提供礦泉水和麵包,空姐告訴他需要付60泰銖,找零的話只能找給他泰銖。」該男子付費後,堅持找給其人民幣並索要發票,同時要求機長道歉。空姐離開,坐在男子身邊的女乘客突然將一整杯熱水潑在空姐身上,「空姐當時就哭了,附近的乘客身上也被潑上了水。」
機上乘務長要求女乘客道歉,並表示如果不道歉,飛機可能會返航,「這時候我們能夠感覺到,飛機的高度在降低,好像在盤旋一樣。」但女乘客依然拒絕向空乘人員道歉。
之前一直吵鬧的男乘客可能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與女乘客頻頻商量,女乘客突然站起來,「像發瘋一樣往後面的座位上爬,並用手敲擊窗戶,想要跳飛機」,被周圍乘客拉回座位上。此後,女乘客一動不動,表示身體不適。
昨天下午,亞洲航空表示,鑒於這名女乘客的行為已經對其他乘客以及機艙服務構成危險,機長決定返航。
該航班為包機航班,機上共有174名乘客,2名機組人員和4名空乘人員。除4名乘客外,其他乘客搭乘同一班航班於當晚10 點45分再次起飛。警方透露,肇事者乘坐12日6點航班飛南京,4名乘客向被潑熱水的空姐賠償50000泰銖,潑水女乘客罰款200泰銖,另3名乘客各罰100泰銖。
***-----------------------------------------------------------------------***
央視前主播:9成女主播都被高官睡過
2014/08/14 蘋果日報【大陸中心/綜合報導】香港網路媒體「阿波羅新聞網」最近刊登一篇自稱為前央視女主播的投書,直接披露央視潛規則,即女主播必須陪黨政高官吃飯、睡覺,整篇文章用詞十分露骨大膽,還稱央視根本是性奴集中營,9成以上女主播都和高官睡過。以下為該篇投書全文:
「作為一名央視的女主播,今天寫信是想說,請你們報導央視女主播與官員的『緋聞』時手下留情,其實,那根本不是『緋聞』,甚至不是『包二奶』,央視的女主播長期以來就是黨政高級官員洩慾與發泄的工具,我去之前就存在了,當時還主要是中宣部系統,後來擴大到政法、廣電和組織部門,現在央視女主播會被輪番叫去陪領導吃飯、睡覺,而政治局或以上的領導看重的女主播,幾乎就成了洩慾的工具。據說,那些領導看到這些女主播整天播報沒有他們的新聞時,非常不滿,就把女主播叫去。例如周永康和另外一位主管宣傳的官員,喜歡讓女主播舔他們的命根子,說是要洗洗這些女主播的嘴巴,誰讓他們整天叫『胡錦濤』和『習近平』這些人如此甜?
這種事在央視早就心照不宣,目前上位的女主播,除了確實長得對不起人,或者被常委級與中辦一些掌握實權的領導看重的,可以說達到了百分之九十都被睡 過、被淫辱過,這已經不能算是潛規則了,而成了『明確的規定』,誰想上位,先上領導的床,然後還得不停上大領導的床。這和我們嘴中的特色社會主義一樣,不容置疑。
其實,地方各電視台也一樣,省委省政府的高級官員,幾乎都以擁有或者淫辱過一兩次電視台的女主播為榮,廣州的萬慶亮書記,還有前後兩任政法委領導與公安廳長,幾乎都有電視台的女主播女友。湖南的更離譜,主管宣傳的領導有一次一次睡了兩位女主播,其中一位因實行肛交而出血,去醫院後差一點誤了廣播,此事湖南電視台都知道。
每個女主播都知道,只要有領導叫去陪客吃飯,那麼飯桌上一定有某位領導是看到自己的出境,在未來一兩個星期裡,肯定要上他的床,舔他的陽具。這已經成了中共廣播電視台女主播的培訓儀式,好像不舔領導的陽具,嘴巴就沒有理由說偉光正一樣。
我想告訴你們,當女主播是很多人的願望,我們也不想這樣,可是決定我們的事業甚至我們工作的權力在他們手裡。按說新聞聯播的女主播最不漂亮,而且年紀也偏大,但我們都知道,她們才是最高級別的。據說,主管宣傳和中辦的領導爭相以迫使新聞聯播女主播口交為榮。我目前已經離開央視,因為我丈夫本身是宣傳部門的領導,他知道內幕,逼迫我離開的。
***-----------------------------------------------------------------------***
日網友看兩岸中文差異 怎麼會有「大便勿丟垃圾桶」?
2014/12/16 ETtoday【網搜小組/綜合報導】雖然許多外國人不知道台灣人與中國人到底差在哪,但實際到過兩地生活的人一定能體會其中的差別,一名日本網友Yosimichi Iwhata就製作了「我在台灣時候和我在大陸時候,使用的中文是不一樣的」圖表,向大家分享他眼中的台灣與中國。
Yosimichi指出,車站內的垃圾桶上,台灣會寫「廢棄物請放在垃圾箱內」,中國卻寫「大便請勿放在垃圾箱內」;想在書店找英文書時,在台灣會說「我想要一本英語教科書」,在中國則必須強調「我想要一本英語不錯誤的英語教科書」。
如果要約女生出去玩,Yosimichi在台灣會告訴女生「下次帶你去迪士尼樂園」,但在中國則是告訴對方「下次帶妳去沒有多啦A夢的迪士尼樂園。」至於被人問到最期待什麼事情時,在台灣會說「我期待去夜市」,在中國則是「期待回台灣」,兩兩對比的圖表讓許多網友爆笑,直呼真是太諷刺了!
***-------------------------------------------------------------------***
現生現賣 山東破獲販嬰工廠
2015-01-13 蘋果日報【大陸中心/綜合外電報導】山東當局近日破獲大規模販嬰集團,共查獲涉案人員103人、成功救出37名3歲以下的嬰兒與幼童。中國央視昨天披露,集團成員手段陰毒、冷血,除了把嬰孩放在手提箱內方便運送,還把嬰孩藏在一處傳染病醫院的廢棄太平間裡,用泡麵、剩菜等食物餵食,行徑令人髮指。
山東警方日前在濟南市一處廢棄工廠查獲「地下產房」,現場發現包含2名孕婦在內的7名嫌犯、1名被棉被覆蓋住的嬰孩,以及嬰兒用的紙尿布和吃完泡麵剩下的泡麵碗。濟南市鐵路公安局局長解新喜表示,嫌犯宮振岐租下廠房後,讓孕婦在裡面生活,直到生產後完成交易。據稱,女嬰可賣約30多萬元台幣、男嬰則可賣約40多萬元台幣。
公安部打擊拐賣兒童辦公室主任陳士渠指出,嫌犯為掩人耳目,會在孕婦快生產時讓其搭乘交通工具到拐入地,等孕婦在拐入地生產後再販賣嬰孩,「這是一種新的販賣嬰兒犯罪手段。」央視報導,部分孕婦出於自願販賣嬰孩,但也有嫌犯在四川、雲南等地取得嬰孩後,再運到山東販售。
警方在調查中還發現,有的孕婦為了牟利,在明知有病下還把小孩生下來,導致獲救的37名嬰孩中,有的因垂直感染而染上梅毒和愛滋病毒。嫌犯把嬰孩藏在廢棄的太平間,且餵食泡麵、剩菜等食物,濟南市鐵路公安局偵查員侯軍說:「幾乎沒有一個是身體健康的。」
目前37名嬰孩中,只有年齡最大的3歲女童婷婷(化名)被送回到母親手中,她當初是被奶奶和姑姑以約21.6萬元台幣賣給販嬰集團。按中國《刑法》規定,拐賣兒童的刑責為5年以上徒刑,最嚴重甚至可以判處死刑。
***--------------------------------------------------------------------***
陸男跪地乞 病母躺地竟是「租」來的
在大陸山東街頭,出現1名男子,帶著年邁的媽媽在街頭乞討,高齡的老太太躺在地上,男子說因為媽媽生病需要錢,但民眾發現,這名男子這邊乞討完之後,老太太居然起身,兩個人到下1個地點繼續生病戲碼,而附近的居民更踢爆,其實這名老太太,是男子租回來一起演戲乞討的。
1名中年男子不斷磕頭,向路人乞討,旁邊還躺著1位白髮老太太,路過的民眾,紛紛投下零錢到紙盒裡去。磕頭男子:「我母親。」民眾:「你母親,得什麼病?」磕頭男子:「不清楚。」民眾:「自己能走嗎?」磕頭男子:「得牽著。」
話都還沒說完,男子急著猛磕頭,這是在山東街頭,1位男子帶著老太太上街行討,男子見到民眾不斷上前來詢問,覺得情況不對,收拾行李趕快閃人,不過這時候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原本躺在地上連動都不能動的老太太,現在居然自己可以站起來,而且還跟著男子走到另一個路口後,再度躺在地上。
而剛剛那位民眾,一路跟拍,全程記錄這名行乞男子。民眾:「剛才不是身體挺好的嗎?怎麼又躺在這裡了,你這樣不行啊,你這樣利用人們的善良心行騙,你這樣能發財嗎?」詭計馬上被路人抓包,原來這名男子雇用這名老太太,自稱是「自己的媽媽」上街行乞,而且時間長達1年多,原本以為天衣無縫的乞討騙局,最後還是被識破。2011/05/21 TVBS

***-----------------------------------------------------------------------***
法迎6400人陸企團狠撈4.5億
2015/05/09 蘋果日報【大陸中心╱綜合外電報導】中國一家直銷集團近日招待旗下6400名員工集體暢遊法國,不但包下巴黎與尼斯各140間旅館,連法國火車都為接待這群貴客,特別加開班車。他們為法國旅遊業帶來高達4.5億元台幣的收入,更創下歐洲最大單團遊客人數紀錄。
大手筆安排這次員工旅遊的是在胡潤中國富豪榜排名第40的「天獅集團」57歲董事長李金元。為慶祝天獅集團成立20周年,他上周四起親自帶領5400名中國員工,以及1000名來自其他國家的員工,前往法國、摩納哥兩國旅行,其中在法國巴黎與尼斯各待兩天。
為迎接這批貴客,巴黎與尼斯兩地各有140間旅館被包下,羅浮宮也特別開設專場接待,連知名老佛爺百貨,更設立專門的退稅櫃檯。而在旅行團從巴黎轉往尼斯途中,法國國家鐵路公司還特地加開兩班火車,並派1組12人的團隊到車站協助。
總計法國光是接待這個大團,就可獲得至少4.5億元台幣進帳,龐大的經濟效益連法國外交部長法畢斯都向李金元致謝。據悉,該團今天將結束法國行程前往摩納哥。

***-----------------------------------------------------------------------*** 
異議人士驚「監控無孔不入」 中國力推實名制與臉部辨識
摘錄自:2017/11/19  蘋果日報【大陸中心╱綜合報導】「我會蠻警惕我的任何訊息被所有的中國國有軟體蒐集到,我甚至不願意發微信朋友圈,更不用說刷臉這種事情。」中國人權運動家趙思樂解釋,身為異議人士對於「非必要性」的人臉辨識能避則避。「因這些數據都會被蒐集,到最後會對你產生什麼影響不知道。」
人臉辨識技術與指紋不同,能在你不知道的狀況下偵測,中國正迅速將人臉辨識應用到各層面,當「臉」成為身分證的同時,個人隱私也正大量被出賣,尤其在不受輿論制約的集權政治下,更輕易被全面監控。 
《可通報禁止旅行者》中國身為集權國家,核心企業皆由國家控制,如能源、交通、醫療、金融、媒體,如今連原本有望帶來民主化的電商及人臉辨識企業,也被黨中央強硬入股,成為與政府共同經營的事業,趙思樂說:「這就叫國進民退,其中不只利益動機,也有社會控制的動機。」
中國公安部與其他政府機構前年就曾呼籲設立「全域覆蓋、全網共享、全時可用、全程可控」的全國影像監控網,作為保證公共安全手段。這些機構發表的監控政策中,納入了人臉辨識技術。
人臉辨識技術在中國逐漸成為日常生活一部分,街道監視器、地鐵站、火車站、機場等都有它的蹤影,一旦發現被禁止旅行的人,電腦系統就會通報警方其所在位置。趙思樂向《蘋果》表示對此相當憂心,認為實名機制加上人臉辨識,會限縮維權人士行動空間。 
《須考慮黨國信任」》不只你走在路上被監控,就連個人交易行為,政府都一清二楚,全面實名制下,手機支付與金融卡連動,都有個人身分證ID,再加上刷臉功能,國家能更快掌控「誰的長相」與「誰買了什麼」,趙思樂說:「這就是國家對社會控制精細化和全面化。」
人們所有購物喜好、思想層面乃至社交關係,政府都可從中得知,這將改變民眾行為模式,「如果你要用支付寶或微信買東西,你都要先想會不會影響黨國對自己的信任,因黨國的信任會影響生活各層面,像能不能坐火車、出入境,甚至企業敢不敢僱用你。」趙思樂表示,中國對人的行為和思想是無孔不入的監控。 
《大數據結合權力」》「這是大數據和國家權力的結合,且這個國家明確要控制異議言論和行為、追求其他權利等。」趙思樂說,當國家全面控制情況下,可輕易截斷任何訊息,如武漢9月時傳出數十名大學生失蹤,官方未使用人臉辨識監視器去找,反而拘留發帖網友與報導記者,同時刪除相關網路文章。「這些都可證明中國是把臉部識別用於抓犯人,還是控制給他們製造麻煩的人。」
中國將超越身分證號碼級別的臉部識別技術,與國家掌握的人民個人訊息拼湊一起進行打壓,趙思樂說:「此現象就是絕對的權力帶來絕對的控制,乃至絕對的腐敗,導致人民廣泛的苦難,掩蓋多少的不平等與行動言論的空間。」 
《美立法護生物特徵》正因如此,中國的臉部辨識技術才能比美國等西方國家鋪設的更迅速,不僅是因人民沒有權力討論隱私權,同時生物識別數據的法律也是一片空白;相較之下,美國伊利諾州2008年立《生物特徵資訊隱私法》,保障當地居民避免相關公司在未獲使用者同意下,蒐集用戶的生物特徵數據。 

 

海上仙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