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金盆洗手賣蛋捲 檢察官揪團捧場★黑幫生回頭 用麵包銀回世界賽★浪女回頭 紅茶妹畫出新人生★討債狠角色 驚覺父母衰老痛哭★「不要學拳頭」 昔日大哥 少年導師★為兒子積陰德「債的診所」 免息替人還債★改拿菜刀! 浪子回頭當廚師★女流氓當廚師 洗心革面超勵志★黑道大哥出獄洗心革面 創立「愛閱書坊」堅持雇用身障★圓滿花蓮罹難者尊顏  拿刀槍的手撿碎骨用心縫補★揭密黑道人生…館長自爆曾欠四百萬 「差點想不開自殺」!★★★★★


黑道太子 捨5500萬當志工《金盆洗手》
2013/05/13.中國時報【吳敏菁╱彰化報導】廿年前人稱「二林皇帝」的黑道大哥大洪絲條過世,兒子洪毓良原可以接替父親位子縱情享樂,但在接觸慈濟後受感召,投入當志工,斷除所有的惡習,捨棄一大疊五千五百多萬未兌現支票,以行善報答父母恩。
洪絲條一家曾是彰化縣芳苑鄉的政治望族,因蔬果批發利益,和「不倒會」會長謝通運反目火拼,民國八十二年參加友人告別式,在靈堂被狙擊身亡。
沒人想過謙和、熱心助人的基層慈濟志工洪毓良曾經是意氣風發的黑道太子、洪絲條的兒子,他說父親的死,曾讓他仇海翻騰,不得平靜,八十九年陪二嫂到醫院,接觸慈濟志工,讓他第一次想到「有一種新的人生」。
洪毓良接受志工引導,讀到靜思語「快樂、平安在知足」幡然悔悟,皈依證嚴法師,法號「本重」,從此斷絕黑道往來,投入當慈濟志工。
洪毓良捨棄繼承父親每月輕鬆就有兩、三百萬元進帳,五年前任職慈濟彰化靜思堂職工,領著基本工資兩萬多元,假日還當環保志工。
昨天浴佛節,洪毓良捧香湯為參與浴佛會眾服務,他說雙親都逝世了,在母親節這一天,他用行善報答父母養育恩德。
「現在我心靈富足,往事告別了!」洪毓良拿出一大疊沒有兌現的支票,共五千五百六十萬元,洪毓良說,「到底多少我也不想知道了,因為我不想討債,會走上絕路。」
****------------------------------------------------------------------***
大哥金盆洗手賣蛋捲 檢察官揪團捧場
2013/07/06.聯合新聞網 【記者王慧瑛╱新竹市報導】男子劉祐誠去年出獄後到夜市賣「大哥手工蛋捲」自力更生,前晚一名顧客深受感動,消費後才說自己是新竹地檢署檢察官許大偉,兩人相視而笑;許昨天分享這段「蛋捲新人生」,邀請同事捧場鼓勵。
許大偉前晚逛新竹市後火車站夜市,被「大哥手工蛋捲」吸引,上前詢問蛋捲為何叫「大哥」,老闆劉祐誠坦白回答「我是更生人啦!」因自己僅國小學歷,識字不多,過去常被叫「大哥」,索性拿來當店名。
老闆劉祐誠卅七歲,國中輟學後,開始混幫派,曾教唆殺人、吸毒、販毒、幫助偷渡,人生有1/3都在牢裡度過,後來,在台南監獄的烘焙教室學得一技之長,還是團購熱門商品「明德蛋捲」,劉祐誠可以說是「師出名門」,出獄後,遠離高雄家鄉,不願再走回頭路,決定金盆洗手發揮所長做蛋捲,在新竹夜市做小生意,還加進自己的創意,用蛋捲包冰淇淋。
他忙得滿頭大汗,仍帶著微笑,放低身段服務客人,許大偉看在眼裡,感動在心底,認為他有心悔悟,買五包蛋捲鼓勵。
許離開前才說「我在地檢署服務,看到你的改變,真的很好!」劉追問「你是檢察官喔?」許點點頭,兩人相視而笑。
許大偉昨天說,他馬上掏錢捧場,也希望同事、親友彼此分享,幫助更生人洗心革面。 他說,沒學歷和工作資歷,找工作不易,感謝檢察官給他打氣、社會願意給他重新做人機會。「過去浪費太多時間,現在每分鐘都要珍惜。」劉出獄後戒了菸酒和檳榔,一人幹活,每天只睡五小時,收入普通,還常送蛋捲給弱勢兒童品嘗。
某天擺攤時,一名朋友留下名片說「日子歹過,來找我」,劉沒有動搖,他認為比起過去,現在生活踏實,「至少不必再躲警察了」。
***-------------------------------------------------------------------***
黑幫生回頭 用麵包銀回世界賽
2014/01/21 自由時報【記者張聰秋/彰化報導】彰化之光!二十八歲的彰化市民王鵬傑,學生時期是跳八家將、混幫派讓師長頭痛的學生,因目睹友人遭槍擊死亡,轉念邁向麵包界之路,二個多月前他在國際烘焙舞台大放異彩,奪下世界麵包大賽銀牌暨藝術麵包類首獎,他的首獎麵包作品就是「八家將」,他的爸爸也是麵包老師傅,青出於藍,讓他很欣慰。
彰化市長邱建富昨天在彰化市公所表揚王鵬傑,邱建富說,王鵬傑由叛逆、不受管教的小孩變成世界麵包大賽得主,勵志的過程值得效尤。
王鵬傑指出,他青春期叛逆,高中時接觸幫派,還目睹朋友命喪子彈下,當下讓他醒了過來,「我要繼續過這種日子嗎?」心念一轉,他努力考上高雄餐旅大學,展開新人生。
王鵬傑說,小時候他對烘焙麵包沒有興趣,沒有接手家業的念頭,直到高中畢業考上大學的第一年,第一次代表學校到中國參加美食烘焙藝術大賽敗北,他把挫折化為求勝的動力,終於在他大二那年獲獎,之後參賽無數,畢業後爸爸借給他一百五十萬元創業基金,他與學長合夥在高雄市經營歐式麵包店,並繼續用比賽磨練麵包技藝。
「爸爸是我的『恩師』!」王鵬傑表示,他當過國內知名麵包師傅吳寶春參賽時的助手,外界因而稱他是吳寶春的徒弟,但他真正的「老師」是爸爸,如果當年沒有他的爸爸言語刺激「一輩子都做人家細漢的,有什麼用?」激起他非得拚出成績給家人看的幹勁,就沒有今日的他。
***-----------------------------------------------------------------------***
浪女回頭 紅茶妹畫出新人生
2014/05/25 中國時報【程炳璋╱台南報導】曾是江湖小太妹、綽號「阿呆哥」的中輟女學生毛素真,曾在街頭混幫派2年,卻在一場血腥鬥毆中醒悟,靠著在紅茶店打工重回學校念書,她搖飲料的手,卻能畫出精細的工筆畫,今年以全校進修部第1名的成績畢業,榮獲市長獎。
毛素真出生聾啞家庭,小時候見到家人常因聾啞受人欺負,養成好鬥的防禦心,還不愛念書,國中沒畢業就輟學去賺錢。
她的青春期就像電影《艋舺》情節,參加廟會陣頭混跡江湖,將自己打扮得像個小男生,左手臂還布滿刺青,開口閉口「義氣」,跟著狐群狗黨一起過著討債、尋仇的日子,也因此被取了「阿呆哥」的綽號。
毛素真在一次替朋友阻擋仇家追殺的過程遭圍毆,左手掌被砍斷,遍體麟傷躺在醫院,平日號稱的死黨卻一個也沒來,還是叔叔將機車賣掉,才籌足開刀動手術的費用,將她的手掌接回來。
此時毛素真才大徹大悟,知道人生還是要腳踏實地,一步一步走出自己的價值,於是開始想找份穩定的工作。但因她刺青的手臂,讓她面試屢吃閉門羹,曾一口氣寄出50封求職信還是找不到工作,直到海安路一家紅茶店的老闆接受她。
從阿呆哥變回紅茶妹,毛素真刺青的手,真正放下刀槍棍棒,認真地搖起飲料,踏實的賺著每一分錢;她用這份薪水重回學校念書,今年夏天她不僅完成崑山中學進修部美工科的學業,更以第一名的成績獲得市長獎。
她還強調,自己擅長工筆畫,未來想成為動畫師;如果有機會的話,還想將自己的人生遭遇拍成電影。
***-----------------------------------------------------------------------***
討債狠角色 驚覺父母衰老痛哭
2014/02/09 聯合報【記者袁志豪/新北報導】長得像女生的「阿豪」,從小常被同學欺負,課本被丟到垃圾桶、便當被藏起來。國中時期為了「保護自己」而刺青,並開始打架;十四歲逃離家庭後,什麼工作都做,從黑手變成暴力討債集團最狠打手,最後因販毒被收押在少年觀護所。
阿豪父母前往探視,母親不斷哭泣,父親對他說:「在這邊好好待著,不要再鬧事了,我們會幫你處理官司。」他驚覺兩老怎麼變得這麼憔悴、衰老,突然體會父母為了他飽受折磨。
阿豪在少觀所床鋪上回首過去常在暗夜痛哭,他決心改過。去年六月在社工幫助下進入眼鏡行擔任銷售員,還勇敢追求國中時心儀女同學,目前已考上高中就讀。
十九歲的阿豪說,當年在討債集團時自認驍勇善戰,持刀槍將欠債人押回公司讓大哥打斷手腳,四個月分紅三百萬元,全拿去唱歌、打撞球、上酒店、分給小弟;販賣K他命不到二個月就賺了廿多萬,但「我已經浪費五年時光,沒有太多五年可以浪費,要好好把握時間,珍惜現在的工作與女友。」
***-----------------------------------------------------------------------***
「不要學拳頭」 昔日大哥 少年導師
2015/06/20 聯合報【記者魏莨伊/板橋報導】「學點頭學低頭,不要學拳頭」,65歲的呂健偉昔日是逞凶鬥狠的江湖大哥,出獄後浪子回頭,5年來更走進校園現身說教;為導正偏差的學生,他偶而會展現江湖味,混熟後再慢慢喚醒這群迷途羔羊。
呂健偉(化名)身材嬌小僅150公分高,由於家中叔伯都是搏擊愛好者,他自小個性衝動,也喜歡找人「練拳」;17歲正值血氣方剛的青春期,叛逆的他離家出走,他的狠勁讓江湖大哥看中,從此踏入黑社會,之後更因暴力討債、擄人勒贖,進出監獄多次,並成為帶領40多名小弟的大哥。
直到40歲那年,母親過世,他服刑未能替母親送終,相當內疚,仔細想想並回頭看看江湖人物,不是跑路、就是家破人亡,即使混得風光也不能安枕,他萌生引退念頭,收起刀槍改做生意,漸漸遠離黑幫。
「學點頭學低頭,不要學拳頭」是呂健偉的口頭禪,5年前在大愛媽媽牽線下,他開始到後埔區中、小學上社會教育課,盼自己能化身一盞明燈,引導血氣方剛、誤入歧途的少年走回正途。
呂健偉說,有位陳同學家境富裕,卻因父母疏於管教走錯路還販毒,但他發覺要贏得叛逆少年認同,比追女友還難,儘管高大的陳同學,瞧不起他這名矮小老頭,他仍花半年時間攀談鼓勵。
某天他看著陳同學戴著勞力士表,馬上跑回家掛起自己的勞力士,藉此聊起手表的歷史,當然內行的他也套用一些江湖術語,終於讓陳同學感受到這位江湖前輩,是真心用人生經歷來開導,也終於願意聽從他的建議脫離不良聚合。
「只要肯給機會,再壞的孩子都有救!」呂健偉說,自己是過來人,更能感受到孩子叛逆的原因,且認為能導正一位偏差孩子,有莫大的成就感,因此他會繼續努力,配合社區、學校,來幫助這些迷途的青少年。
***-----------------------------------------------------------------------***
為兒子積陰德「債的診所」 免息替人還債
【顏玉龍╱新北市報導】曾從事討債廿三年的謝長文,三年前,為了十歲兒子大徹大悟,從原本以各種手段催收債務,轉而經營「債的診所」,甚至以「不收取利息」的創新觀念,幫助被地下錢莊以高利貸逼得走投無路的民眾償債,而他對債務人唯一的要求,就是「安居樂業」。
四十六歲的礦工之子謝長文,過去為了討生活,專門受人委託討債,他不諱言表示,任何討債手段都曾用過,也見識過地下錢莊如何在債務人身上「吸血」,一旦債務人無力繳息或避不見面,就輪到他出馬討債。三年前,謝長文送兒子上小學時,在校門口見到一對父子,兩人共用一件破舊雨衣,騎著機車到學校,這一幕景象觸動他並當下試問自己,「若是這位父親成了他討債對象,那他的孩子日後又如何繼續求學?」他說,當天返家後,將所有委託書、本票等全撕掉,決心不再從事討債。謝長文說,這都是為了兒子而改變,也希望能替他積點陰德。
謝長文利用過去對債務方面的專長,在中和區莒光路經營「債的診所」,專門替人解除債務。他說,燒炭自殺案件層出不窮,甚至有父母帶著孩子共赴黃泉,這些人泰半都是因為遭人討債而活不下去,他向行政執行處低價標下土地等資產,再提供資產,替債務人向錢莊或當鋪協調償債。謝長文說,這些錢莊在被害人身上「吸血」,讓他們不斷得支付高額利息,最後不是跑路,就是走上絕路,若他替人償債,還要收取利息,自己與那些錢莊有何差別?
謝長文說,曾有一對經營美容院的夫婦,因積欠地下錢莊債務,每日所得全被錢莊拿走,甚至連房租都付不出來,這對夫婦將孩子送到親友家,兩人打算燒炭自殺,還好路過他公司時上門求助,當下以土地幫他還清所有債務。他說,成立「債的診所」,就是要替人無息償還負債,幫助債務人避免遭暴力恐嚇、脅迫、辱罵或騷擾,好讓債務人能「安居樂業」,重新開始自己的生活,至於他代償的債務,則全由債務人自訂償還計畫。
謝長文表示,過去他去找債務人,多半都避不見面,現在反成債務人眉開眼笑主動上門,將他視為「 恩公」;他說,「面由心生」,自從開始做好事幫助人後,面相也跟著轉變,自己與家人無形中也獲益良多。 2011/11/07 中國時報
***-----------------------------------------------------------------------***
改拿菜刀! 浪子回頭當廚師
摘錄自:2012/07/22  華視新聞 【蘇瑋婷 蕭凱堯 報導  / 台北市】繼續我們要帶您看到感人的故事,這一群人曾經年少輕狂吸毒砍人,現在放下屠刀走近廚房拿起菜刀做出一道道美味的素食料理,感人的真實故事,還被拍成了記錄片。
曾經他們是被社會貼上標籤的小流氓,如今放下了砍人的西瓜刀,拿起廚房的菜刀,做出一道道美味的素食料理。搶眼的金色頭髮,蓋住了半張臉,他叫家豪,這個月才剛滿18,年紀最小,卻是廚房的扛霸子。正在切著洋蔥的是蝦米,拿刀的右手臂上,一大片的刺青讓人很難不注意到。
懂的回頭的還有他,外場一哥,19歲的小鬼,現在可以一個人HOLD住全場,但很難想像,過去的他也是個看人不順眼,就開打的暴走族。人生轉個彎,三個大男孩的故事也感動了一位女導演,拍成記錄片「爆走廚房」,越來越多人知道他們的青春進行式。外面的社會繞了一圈,三個大男孩不再覺得當流氓很威風,固定的工作讓他們的人生大門,由黑暗轉為明亮。
***-----------------------------------------------------------------------***
女流氓當廚師 洗心革面超勵志
摘錄自:2017/06/18蘋果日報【王勇超╱高雄報導】擁有跆拳道三段實力的黃筱珊多次獲獎,後誤入歧途加入暴力討債,被檢警提報流氓,因而入獄服刑3年,出獄後投身餐飲業重新出發,去年開始在高雄一家鐵板燒餐廳當廚師,精湛廚藝贏得客人讚賞,同事說「浪子回頭金不換」,現在筱珊工作認真,沒人在意她的過去。
黃筱珊(30歲)在鐵板燒餐廳當廚師,日前被一名客人認出,認為她已經洗心革面,向《蘋果》爆料,希望能報導「這件超勵志的新聞!」
黃筱珊念國中二年級時喪母,與弟弟、父親相依為命,她因熱愛跆拳道,有跆拳道三段實力,2002年獲中等學校女子跆拳賽重量級冠軍,2003年獲「第一屆台灣女兒體能運動獎」,還由她崇拜的跆拳國手陳怡安手中領獎,並接受副總統呂秀蓮表揚,卻在2007年涉嫌暴力討債,遭檢警提報流氓,隔年入獄服刑3年。 
黃筱珊說,父親個性嚴格,不擅長表達對孩子的關愛,當初我會那麼極端,「其實也是想要爸爸注意、關懷我!後因這件事,爸為我改變很多!」父女之間的關係終於改善,不像以往劍拔弩張。
黃筱珊出獄後,因對餐飲業有興趣,一直在餐廳工作,去年2月看到高雄一家餐廳徵才廣告,應徵鐵板燒廚師,她說:「應徵時不敢說過去的事情,怕店長不會用我!」鐵板燒店長說,原本不知黃女過去,後來才聽說,但看到她很認真沒影響工作,自己不在意黃女往事。同事說黃女「很好相處!」 
顧客郭先生說,黃師傅有親和力,服務態度好,料理蔬菜清脆,肉類口感鮮嫩,不會炒太老,「廚藝不錯!」
黃筱珊說,她之前的工作是拿鍋子,當鐵板燒廚師後改拿鏟子,「左右手動作會比較不協調」,也常被燙傷,幸好不嚴重,在店長督促下,練習3個月才學會製作鐵板燒料理,現在每月賺3萬多元,家人也支持,希望她在鐵板燒行業拼出一片天。 
***-----------------------------------------------------------------------***
黑道大哥出獄洗心革面 創立「愛閱書坊」堅持雇用身障
 摘錄自:2017/11/04  華視新聞【 生活中心/新北報導】石皓文先生從逞兇鬥狠的黑道份子,到堅持只雇用身心殘障者的好心老闆,創立「愛閱書坊」,被很多網友稱為「最有溫暖的書店」。他應聖約翰科技大學的邀請,以「逆境中的光芒」為主題,和百餘位師生分享他幡然醒悟、洗心革面、自力更生與自助助人的生命歷程,不但激勵人心,讓在場師生覺得非常感動,也帶給大家正向的力量。
石皓文曾是兄弟裡的大哥,入獄、出獄,以為自己會這樣過一生,直到失去至親,才讓他幡然醒悟。走過年少的輕狂、走過生命的轉折,如今的他,不但重建起自己的人生,更自立立人,從自身身障者的經歷體認到特殊族群被社會接納的困難性,因而創辦了「愛閱書坊」,聘請身心障礙者到此學習及工作,協助他們找到自己存在的價值與工作上的成就。
演講中,石皓文從自己的生命故事開始說起,他說,國小一年級到四年級和阿公很親近,期待和阿公一起外出;國小四年級開始翹腳,受到母親嚴厲的教訓,五年級開始變壞;17歲、18歲時開始思考自己會有現在的成長,其實是受到家人的養育與栽培,而非黑道大哥的供給才有現在的自己。石皓文說,當大哥很好啊!他什麼壞事都做過,但失去了與他非常親近的阿公,讓他覺得非常痛苦,為了不想讓阿公失望,他決定聽阿公的話,「好好念書,當個好孩子吧!」
石皓文表示,在混黑道的時候,他深陷其中,其實不會害怕死亡;可是現在對他來說,害怕死亡,是因為害怕在死亡之前沒有做完他想做的好事。他覺得人生生而為人,是很珍貴的事!尤其是經歷脊椎受損之後,他辛苦的過後半人生,生活中遭遇許多身旁陌生人的歧視眼光,雖然心裡真的很不好受,然而,仍然以想要回饋給社會大眾的心態來面對。他想成立「愛閱書坊」是想作為一個贖罪,讓阿公知道他正在做善事、好的事情、想要的事情。他說,混黑道沒辦法後悔,只能說那是一個經歷、一個過程,他希望告訴同學不要跟他走上一樣的路,真的還不起,很辛苦。
石皓文的生命故事讓許多學生感動,有學生表示這是他聽過最有意義的一場座談,從老師的人生經歷讓他體會到最重要的就是不要學壞,還有家人的重要性。石老師的真情流露,讓他瞬間想了很多,在做任何壞事之前,先想好後果,因為走錯一步就回不去了。
***-----------------------------------------------------------------------***
圓滿花蓮罹難者尊顏  拿刀槍的手撿碎骨用心縫補
摘錄自:2018/02/14  蘋果日報【侯世駿、梁建裕、李柏毅/花蓮報導】本月六日強震重創花蓮,造成4棟大樓倒塌、17人死亡、200餘人受傷,「76行者遺體美容修復團隊」第一時間便進駐花蓮殯儀館,免費義務幫忙罹難者做遺體處理、修復、防腐、美容與重建。率領這40人團隊的召集人陳修將,忙到每天只睡2、3個小時,累了就在遺體修復區旁打盹休息,他說:「我覺得我在完善他人的同時,也是在完善我自己從前沒有過的人性。」因為他曾經有段誤入歧途,多次進出監獄的黑幫人生。
今年37歲的陳修將一臉兇狠、雙手刺青,從小就是個不良少年,他說,國小五年級時,他的書包內就偷藏西瓜刀,國三擁有人生第一把槍。那時翹家、砍人、飆車,經營賭場無惡不作,陳修將說:「有一次惹事後翹家,我媽在外面找到我,跪地求我可不可以收斂,不要再讓她擔心,對於母親那樣卑微的哀求,當時的我是沒有感覺的。」前前後後進出監獄5、6次,23歲時他因組織犯罪與經營應召站被關。
近30歲他才獲得假釋出獄,陳修將說:「因為會怕,不想要再過像監獄那種連呼吸都不自由的生活,決心要改邪歸正。」金盆洗手後他和老婆一起從事殯葬業,殯葬工作中的經驗讓他感受到,傳統遺體處理方式對大體受損的往生者是不尊重、是不夠人性的。於是他立志要朝專業遺體處理方向努力,決心改變這個不尊重遺體的文化。
之後他就開始四處拜師學藝,像特效化妝師、電影道具師、甚至外科醫生,都是他學習的對象,然後他再集合各門各派學來的技術,應用在遺體處理上。他常有著異於常人的想法,同事們都嘲笑他笨,花那麼多錢學這些技藝,陳修將說:「我不想被看衰小,就是要把遺體做好。」
剛創業時生意不好,壓力大到睡不著,又怕做不好,沒日沒夜練習,生活根本入不敷出,還得靠太太回娘家借錢度日。但他並不放棄,從無到有一點一滴摸索出來一套修復方法,甚至連遺體修復的材料都是自己研發,能走到現在,他說,另一個原因是他不想讓家人和老婆失望,現在他很自信地說:「我是全台做最好、最用心的遺體美容修復師。」
即使這行走的辛苦,他仍然積極投身公益,除了這次花蓮地震外,他也幫忙過台南震災、高雄氣爆、澎湖空難等重大意外的罹難者遺體修復工作,幾年下來已修復一百多具遺體。重大災難中遺體受損往往相當嚴重,他說:「當下反應是,天啊!怎麼會變這樣,幾乎是面目全非。」但他還是得靜下心來,將罹難者的碎骨一塊塊挑選起來,再重新架構與黏合。過程中他盡量不用人工與化學材料,而是用亡者自身組織來復原他的身體,希望讓罹難者都能漂漂亮亮走完人生最後一段路。
前往震災服務這段期間,陳修將一直隱藏自己另一悲傷,他的大舅子剛好在這段期間因工作發生意外往生。他內心一直很掙扎、很煎熬,想要趕回彰化奔喪,但因責任感,花蓮災區仍有罹難者遺體需要修復,他只能先讓老婆回去處理,自己還是留在花蓮繼續任務,因為修復過程複雜,有些遺體體要20幾個小時才能做好,他說:「我握著器具的手不能鬆開,要盡速完成對罹難者的服務。」
***-----------------------------------------------------------------------***
★揭密黑道人生…館長自爆曾欠四百萬 「差點想不開自殺」!
摘錄自:2018/12/05   三立新聞網 【生活中心/綜合報導】許多年輕人認為混黑社會很風光、會賺大錢,從此踏入江湖路、一去不回頭,不過知名健身教練「館長」陳之漢今(5)日凌晨分享自己過去加入「竹聯幫」的經歷,不但沒賺到錢,還因此負債累累、欠下巨額債務!幸而得到貴人相助、開了健身房後,才終於鹹魚翻身。
館長在《臉書》直播,透露自己27歲加入「竹聯幫」後,以經營討債公司、圍標工程、特種行業為生,直言台灣的黑道就是「公司很大,給你一隻旗子,你要自己想辦法賺錢」,也就是打架要打、兄地打電話支援人要到,但是「賺錢沒有」,得自己想辦法!他也表示,他相信現在仍有許多黑道都用此套方法「騙」年輕人加入黑社會。
前3個月根本沒賺錢,整天像是僕人一樣跟著老大四處跑,「老大上酒店,要幫他抽衛生紙、幫他開水龍頭、護送他去上廁所」;之後轉去三重的「茶桌店」當了一年的少爺,雖然月薪有2萬多元,每天都是有一頓沒一頓的過活,但由於自己非常「講道義」,根本是白癡、弱智、智障、腦殘,因為底下年紀輕輕的少年缺錢時,自己為了照顧他們,只好「刷卡借錢」、信貸,借朋友、借兄弟、借弟弟,短短2年就花了300萬。
之後館長跟著一個老闆幫忙處理都更案、保險業務,但「公司都放一些收不到錢的錢莊債務給我們」,適逢討債業末期,法規、警察非常嚴格,「十點之後按門鈴,警察就會把你帶走;只要按電鈴罵幹你娘,就等於從事暴力討債」,更直呼欠錢的「人家比你還兇」,動不動就說要叫警察。
館長在要不到債、怕被警察抓走的情形下,又轉去做六合彩、地下簽賭,結果因為自己講道義,「朋友」簽賭輸錢都討不到錢,半年欠了400多萬債務,害他「差一點想要去自殺」,幸好對方把債務打折變2百多萬,又得貴人投資轉做串燒店,結果還是賺不到錢,直到而近年來一些朋友幫忙、開了健身房後,自己才終於翻身。
館長強調,「我的黑道生活非常智障跟弱智,讓我非常想死」,還一連說了三次,自己混黑道時「我都幫自己兄弟」,但要借錢、處理債務,結果遇到困難、需要幫忙時,「兄弟」全都消失無蹤,只有一個小弟願意幫忙,因此也讓他感慨直言「黑社會是最現實的地方」。
館長強調自己沒有卡官司、不是賣藥的、沒有吸毒、不是賣槍的,沒有收保護費、沒有在賣兄弟茶,「我只是在做八大」,進去時是小弟、出來時還是小弟,奉勸年輕人「不要對黑道有幻想,真的很難賺錢!」,並總結「有人說館長你做黑社會,魚肉鄉民,我是沒有魚肉啦,還被兄弟利用殆盡,這就是我混黑社會的歷史」。(編輯:陳又瑞)

 

全站熱搜

海上仙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